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68章 铁匠生意
    “你们是踩了陷阱吗?松发式的陷阱开关?”

    在库里副队长略显绝望,无比幽怨的表情之中,铁匠停下手里的活,开始和他们说话了。

    这人表情那么淡然,就好像他面前的并不是三十几个可能因为陷阱要看就要死的人。

    而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路边的、其他人的小事。

    这样的漠然表情,让这位库里副队长的心是越来越沉向谷底。

    他贴脸拢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中分的中长发也就只够掖在耳边,不够在脑顶过脑后扎一个小发髻。

    这铁匠眼神真的很漠然,从铁砧前走到工作台一屁股斜靠着,好像是在休息。

    铁匠顺手拿起一个杯子,小口的喝着水,眼神却是无序而随意的在这些人的脸上身上来的回来去的扫视。

    这水喝的很小心,就好像是守着大河的他还需要谨小慎微的衡量这一杯水的珍贵。

    铁匠的眼神没有焦点,库里副队长心真的跌落谷底,他无比急切,因为脚下的东西性命相关,而眼前的人却毫不在乎。

    这铁匠一口一口的将手中的这杯水喝完,好像回复了不少力气,也有精力跟他们聊聊了。

    “你们看到这棵树了吗?”

    他屁股靠在工作台上,左手轻轻地托着桌面,右手拿着水杯指了一下东边的那棵守着院墙的大树。

    踩着松发式压力盘的所有人都紧张的回望,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都忙不迭的点头。

    “看见了!”

    “就在那里!”

    “对。就在这!”

    “……”

    恐惧让人变得谨小慎微,特别是牵扯到生命的时候。

    这种棕色也好,巧克力色也好,红色也好的压力盘,只是存留在他们听说的传说,以及过路商队出售的珍奇之中。

    这东西代表着地底世界的秩序。

    是那些地底原住民,躲藏着的邪教徒们专门设计的邪恶陷阱。

    所以他们没有不怕的。

    可这铁匠随手的一指,在得到了众人的答复之后,不置可否的目光低垂,看着自己的鞋尖。

    似乎脚尖上有什么东西一样在地上蹭了蹭,然后又伸手指向了在他们身后的那一排小树苗。

    语句之中颇有无奈的说:“你们看到那一排树苗上,每一个身上都挂着的那个牌子了吗?”

    众人小心的回头,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生怕因为脚上的压力变化,使得压力盘产生工作。

    那里真的有一排小树苗,齐胸高,拇指粗细……

    “如果你们能放缓脚步,你们会发现那牌子上写着,前方有陷阱,不要接近。”

    铁匠似乎挺享受他工作之余的休息时光,他还在纠结这些人的莽撞,好像不知道这些海盗一样的人踩中陷阱之前是想攻击他的。

    铁匠举起水杯,用水液的液面去透光观察树影婆娑的光斑,半认真不认真的说着喝水喝出来的醉话。

    “可为什么在你们为了自己心中所谓的利益驱使的时候,就能忽略这么重要的信息?

    或者说是哪怕是看到了,也从本心里认为,不过就是虚张声势了……

    真是愚蠢!”

    铁匠能在这肆意抨击,主要就是因为这些人脚下的压力盘,而哪怕再恨,他说什么这些人也得听着。

    “我现在可以给你们一个选择,那就是你们可以选择相信,这就是虚张声势,压力盘后边什么都没有连着。”

    说得简单,这些护卫队员互相看了一眼之后,没再多说什么,也没人会认为这个真的什么都没有。

    看他们还是不敢动,铁匠笑了。

    “坚持着吧,在你们还能挺住的时候,给我一个帮你们解除陷阱的理由。

    记住了以后这里只能按我的意愿和想法过来,否则都会踏中陷阱。

    看看地下,认真看。”

    这些心生希望的人看着脚下,又看了看附近,发现真是满地都是压力盘,这些压力盘从上岸开始就有,一直延伸到那些小树苗。

    之后更加密集。

    这一切看的他们这阵后怕,真是难以想象!

    库里副队长大人勉强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神闪烁着不敢看铁匠,手上摸索着的这把十金币的剑说:“我们是镇上的统治者和守护者,我们贸易长大人看了你的剑,觉得很有潜力。”

    紧张的话都有些说不清楚的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赶紧又补充道:“我们镇上竭诚欢迎前来投资经商……嗯,对,欢迎你来石渡镇开店,我们是来跟你讨论怎么扩大销量,广而告之的!”

    库里副队长大人别扭的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周围的手下们也纷纷附和,努力做出一副就是如此的样子。

    铁匠勉强听到了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挑了挑眉,像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可是看起来他好像没打算这事就这么算完了。

    他将水杯放下,站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衬衫,说:“你们这个说辞,勉强说明你们的来意,但是不能抵偿你们的冒犯!”

    “我们有补偿!”

    听到这句话,库里副队长大人心总算落地了,能够看到这一步,命算是保住了,如果连这种话都不跟你谈,那就麻烦了。

    库里副队长大人再次平复下心情,将手中的剑再一次举高,“这么好的剑,才卖十金币,可惜了!”

    铁匠为之侧目的看了一下他,也是有点惊讶,这价格已经高得这么厉害,他居然觉得还有上升空间?

    库里副队长大人虽然吃拿卡要,品行不端,但是身为石渡人的儿子,他对商业的敏感是与身俱来的。

    见这个主掌他们生杀大权的铁匠心有疑,赶紧认真条理清晰的分析:“石渡镇这里不用剑,我们都用鱼叉。

    可是这把剑的优越我们也都有目共睹,所以经过我们的商业宣传后,过往的陆地商队会愿意高价购买这种伯爵宝剑级别的宝剑的!”

    “伯爵宝剑?”

    “对!”

    库里副队长大人认真的解释,话语也越说越顺溜:“这剑、甲、马匹,珠宝都是分等级的。

    根据珍惜程度,锋利和坚韧程度,以及稀有程度,被分为民用,军用,爵士级,男爵宝剑,子爵宝剑,伯爵宝剑,公爵宝剑和最高级的国王宝剑。”

    “国王宝剑?”

    铁匠听着入迷,库里副队长大人长处一口气擦了擦汗,强撑着快紧张的虚脱的身体,接着说:“能被称为国王宝剑,国王宝马,国王宝甲和国王宝石的,都是最顶尖,最稀缺的好东西。

    您打造的剑,足以称之为在一个伯国之中绝无仅有,出类拔萃!切金断玉,如若无物!”

    这个家伙被逼的居然连着说了好些明显不像他说的话。

    “国王宝剑?”

    铁匠还在品茗着这个词语,直到过了半晌,才一挥手说:“行了去吧,拿出详尽的计划再来,这些压力板有一半以上是假的,你们命不错!”

    说完这句话,不等这些人放松的心情,这个铁匠又补了一句:“还有,提醒一句所有的压力板都是压发式,没有松发式机关这一说!

    以后走路小心些!”

    就这么,这家铁匠铺在这站住了脚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