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76章 收拾与了解
    “原来那个吟游诗人名字叫做厄加特。”

    清冷的声音从那个看似已经破碎掉的脑袋里传出来,吓得这个枪手为之一愣。

    他赶紧撸了一下机匣,然后不由分说的用枪口指着地上的那个,好像栽倒的人影。

    “砰!”

    又是一枪,在火花之中,子弹散开,命中了那个看是已经没有能力再站起来的身影。

    然而又是九发子弹,凶狠的凿击在了他的身上,可似乎并没有真的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子弹的命中只是造成了一定的停止作用,这个看起来受伤颇重的人居然真的站起来了。

    “这枪威力有限!”

    随便的一句评论,都让那个刺客有点怀疑自己手中的枪真的不适合用来刺杀了。

    然而就在这个刺客眼睛落在了手中的枪上,认真的打量的那一瞬间,王永浩腾跃而起一脚就踢在了刺客的身上。

    就是这一脚踢的那个刺客,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从这院墙上塞到了外边。

    而这把枪已经跌落下来,却又被从背后伸出的刀足给圈住了。

    王永浩整个人其实是固定在墙上的,因为他的两个刀足支撑着他。

    当他整个人升高出墙面时,正好看到那个被踢伤了的刺客起身要跑。

    他立刻将这把枪挑到了身前,一把刀足架子瞄准,另外一把刀足扣动扳机……

    “嘭”的一声!

    九发子弹成一个面状的散开,最终跨越了20多米的距离,击中那个人身上的只有区区四发。

    可就这四发子弹就在他的身上钻出了四个巨大的空腔,在胸前打开了四个大概比茶杯口还要大,比小碗还要小的口子。

    这个刺客一直到死都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他的枪近距离攒射到那个目标的身上没有问题,而目标用枪打他却一枪就要了他的命?

    这就是一种信息不对等,当你不知道对手是谁的时候,问题就大了。

    王永浩就这么一枪打死了对方也没太在意,也不去搜身,只是随意的跳回了院墙,将那把枪扔在墙根底下,毕竟他的手没有接触过,也算不是亲手杀的吧。

    周围留下来观察他的人,都被这几声枪响给惊醒了只是还没等他们看清楚怎么回事儿整个事情都已经结束了。

    留给他们的就是地上的那一大滩血中趴着一个尸体。

    谁开的枪他们没看到,究竟是怎么打死的也不知道谁对谁开了几枪,同样也是一头雾水。

    现在这个情况就是明面上摆着的这个状态,也没有人敢去上岛上探察这个尸体的身份和死因。

    王永浩是回到地下,继续研究他的一些东西了,可把地面上的这些观察着他的人给弄懵了。

    毕竟在他的铁器流通整个商道之后,来这里专门租船屋观察他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势力的人。

    王永浩一开始的时候挺讨厌这种被人发现了的状态,甚至还有些惶恐,害怕是不是会被太阳神庙的那些怪物纠缠住他。

    可是等了一段时间发现没有!

    这些人,只是在偷偷的观察着他记录着他的生活状态,似乎在找机会能不能把他给弄过去……

    这应该就是这些纯商业间谍的唯一目的。

    所以整件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已经习惯了。

    不过他把所有的工具都在地下复制了一套,只有独一件的就不摆在地面上,这样一来也算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别人的眼睛看不到的工作空间。

    虽然这个房子地上是有地面建筑的,可是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在那个翻板之下生活。

    在地下的黑暗里,莫名其妙的就有一种安感。

    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蜘蛛的血统也好,是类蜘蛛女皇的庇佑也好,总之他现在成了一个这种习性的生物。

    他自然是认为自己算人,但是很多时候一旦需要使用药剂之后,产生的那些副作用就足以让他看起来不像个人。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要抓紧用蛛丝把那一身防御力更强的套装做出来挨了这两喷子,他现在的衣服已经是废了。

    王永浩一直有一种紧迫感,这个紧迫感就是悬在他头上的那一把利剑,别看这个水上的城镇,充斥着开放自由以及不问你来由出处,只问你有没有钱的这种价值观。

    可是这里的势力更加错综复杂,盯着他的眼睛也更加的多,更加安的防护是他所必须做的,只有更多的防护才能保障他在这里的时候能活得更安。

    所以他现在连门都用铁门,尽量别让小偷溜门撬锁的就进来。

    当他把所有的黑曜石以及足够量的丝绸放到了织布机前的时候,脑海之中就已经浮现出了匪徒套装的制作方式

    那是一种无比华贵,既能显示出华丽,又兼具防御性的一家属于布甲类,但偏偏又结合了插片式的板甲。

    整体从头到脚,一身布袍,如果硬要说他的这个制作理念,有点像现代的插片式防弹衣和古代蒙古军的那种棉布袍里面加铁片儿的方式。

    这么一身衣服在织布机上很快就做好了,但问题也来了。

    这个头部要想做到足够的防御,首先得带一个宽檐帽儿,宽檐帽下还有一个用丝绸围着的面巾,这个面巾面本就已经掺杂了用黑曜石磨成的线裱的涂层,在面巾之下还有一个纯黑曜石的面具。

    这个打扮确实符合匪徒的身份,也真的不合适就随便穿到了外边儿来。

    一个铁匠,突然不以真面目示人了,难道是想要翻墙越脊的去偷东西吗?

    山中无岁月,人如果长时间的躲在地洞中,也是一样。

    当王永浩将这一身衣服穿上,站在镜子前观察自己的样子,其实外边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

    而这三天他都没从铁匠铺里出现过,就算那些护卫队员不在乎他随便崩死了个外来者,但是他长时间的不出现也造成了一定的人心惶惶,

    这种人心惶惶,不是害怕他怎样怎样,而是害怕他就这么跑了,货源断了……

    盯着他铁剑的人多了。

    其中最怕他跑了的,就是已经成为既得利益者的那个贸易长大人,所以前来试探的方式就变成了让副队长库里大人拿着一些供货商的资料前来探探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