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你好泰拉瑞亚 > 第177章 看得开,爱谁谁?
    正是莺飞草长的时节,水面上鱼鹰的悲鸣伴随着商人的摇铃,好听且不显繁杂。

    王永浩太长时间没出现,所以就已经开始有感仗着胆子来到他家院墙处敲门的人了。

    按啊!

    这院都不应该是他的,他连产权都没有,可是对于这些从囚徒,逃奴,脱籍佃户到后来慢慢组成了一个纯粹的商业城镇来,最不值钱的其实就是土地。

    他们没有上岸的能力,只要脱离了这个城镇,就没有了保护自己财产安,甚至是人身安的能力。

    所以土地对于他们来是一种奢望,同样,也是一种毫无意义的东西。

    因为他们可以生活在水上,只要生活在水上,只要漂浮着城镇,只河流,没有枯竭,这个利益集团就可以在互相博弈之中,保持一个平衡。

    所以王永浩在这里画地为牢,建了这么大一个院子,而且不断的在扩充,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提出不行。

    也没有任何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反而觉得这样一个大师为了保持自己行业的独立性做出这么一个建设院墙的行为是很正常的。

    毕竟已经有人攻击他了,这是有院墙,没院墙,是不是直接就把枪管子杵到屋里去了?

    来敲门的人找到了栅栏门这,抻着脖子向里看去,其实他也知道里面没人,因为外边的观察哨这三已经确定了。

    门环轻轻扣动门扉,清脆的响声,显示的这木质的瓷硬。

    敲门的这个人是库里副卫队长手下的一个头头。

    他手中拿着一卷羊皮纸,正撑着头像院里看呢,可突然之间从装柴火那个棚里传来着应门的声音。

    “这呢!什么人敲门?”

    本来心里没准备,可能屋里有人,偏偏这一有人回答还吓了他一跳。

    这时再看。

    盯了好几,已经确定不知消失在哪的那个目标出现了?

    还真是王永浩出现了,明显是刚换上的一身衣服脸,似乎还没来得及洗,也不知道在哪儿蹭了一身的灰。

    光看手和脸,就知道这身上肯定原本也很埋汰,只是为了见人而现套上一件衣服。

    “诶呦,您老在啊!”

    这个队长平时也是真的,库里的真传,撒谎撂屁儿,吃拿卡要,见人人话,逢鬼鬼话,也算是练的熟悉。

    就一见面的功夫,他就看出来王永浩的脸上,有不悦的表情。

    他话是陪着心,架不住王永浩正在为自己这个头盔没有办法带出来,而感到挠头心情不好。

    “你什么事儿啊,有话话别在那杵着。”

    “诶,这不之前您这出现了,治安方面的问题。库里队长对于这件事非常关心,深入探究之后,查到了一些背后之人的线索。想让我给您送来,让你看看,心里也有个准备。”

    话的留有余地,接着一伸手就将他那厚厚的一卷羊皮纸递了过来。王永浩几乎不用看,就知道这是介绍那个所谓的供销商的。

    对于这些王永浩要真就她一点都不感兴趣那是假话,但是要为此会表露出自己真实的想法,那也犯不上。

    “行了,你回去吧,你的事,我没有兴趣,这东西,你不用留下。”

    话是这么的。

    实际上王永浩也在看着这个一脸逢迎笑容的家伙,究竟是怎么办事的?

    毕竟现在笑嘻嘻的样子,就明这里边有鬼道。

    果然这人跟上前两步一副假装着急的样子,还陪笑着:“哎呦,您可别呀!您这是为难我这个做的呀!我就是跑腿的,库里大人对您治安方面的关心,我呀,就是帮着传个东西!

    如果不念他的好,那也麻烦您,别为难我这个听喝的。”

    这子还挺会话。

    王永浩搭理他一眼,伸手从他怀里把那个卷拿过来。这一家手那子顿时就乐开了。

    “唉,谢你!你不难为我这个做的,我这就走了。”

    王永浩没搭理他,挥挥手。

    其实啊,他心里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就是为了落个安稳。

    为的就是确定他究竟在不在这,这人在这剩下的什么事都不重要了。

    王永浩知道手中这个羊皮卷会带给他一个完整新的认识。

    但他根本不在乎,直接随手扔进了,还烧着的萤火之中。

    三不见日,看看这个院,发现也就是这地治安还勉强。

    在这个局势的维持下,得了一个稳定,他那些铁剑,别的武器就插在院子的那个槽子里。

    没有人碰。

    他这个院子有的是人看着,可根本就没有人接近,为什么谁接近谁?

    看着的眼睛多了。

    王永浩伸手将它们准备的资料扔进了火里,这件事还真是挺让观察的人挠头的。

    因为他们看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毕竟已经交恶,难道这个铁匠就不想了解了解他对着干的人是谁?

    “还真是很有决心啊!”

    “有决心?”

    贸易长大人喝着茶水,看着萤火之中,燃烧着的纸卷笑得很是悠闲,且托底在没有了之前那种看起来有些患得患失的样子。

    然而跟在她身旁的那位护卫队长和副队长,库里,他们却没明白。贸易长大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感觉到拖底。

    “还没想明白吗?”

    贸易长大人看到他们现在还有种疑惑的表情。心里明白这两个人精在跟他装傻。但是还得维持着表面上的这种优越感。

    他摇了摇头,笑着教训:“这点事都想不明白?

    你们把他敌人的信息给他,他就扔进火里烧了。

    明什么?

    明他不管敌人如何,现在就是要跟我们绑在一条船上。所以,他把纸烧了,他不需要了解敌人怎么样,而我们必须都俺面子给他撑足了。”

    一帆甭管对方能听进几分真的话之后,贸易长大人笑着捻着胡须收敛的话茬。

    “我们得把他的敌人,挡在他的院墙之外!”卫队长就像是想通了某些事情一样,突然之间卖弄道。

    而贸易长大人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就是这么简单。”

    甭管着船楼之上半真半假的,互相试探着打机锋,院之中的王永浩绝对没有想过那么多。

    他在琢磨着围墙的事儿。现在的楼盘离近岸边之后就能直接窥探他的院子。

    他准备把围墙再建高点,同时想的非常简单,之所以烧掉那个东西,是因为他现在心里有点底气。

    因为他已经挖通了湖底,已经彻底探出湖面,向着两边扩展。

    做好了两条地道可以从这个河流之间的三角地一直延伸到旁边的河岸,换句话,他现在有跑的资本。

    那就谁都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