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诸天学府 > 0001章 银杏村
    老坛山。

    地处江北省、赣西省、湘南省交界区,乃九岭山系埠鄱山脉的支脉。

    主峰天姥峰海拔一千七百米,总面积五百七十平方公里,横跨溪中、庆苍、利沂、崇乡、泰安、奉河六个县市。

    山体磅礴起伏宛若青龙盘踞,林间树木葱郁花草繁茂,又杂布着怪石、山泉、瀑布、溪流,其中还生活着大量野生动物。

    天姥峰上的山泉、瀑布、溪流在山脚会聚成了栖霞湖,沿岸分属溪中、庆苍、利沂、崇乡四个县,也是各个县市河流的发源地。

    就在天姥峰正南,近邻栖霞湖正东,有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山村。

    小山村背靠着天姥峰,山坡上长着一颗千年银杏树,所以人们称之为银杏村。

    银杏村隶属溪中县田垄乡,从溪中县县城金沙镇出发,到田垄乡有三十里路程,坐客车需要半个小时左右,从田垄乡到银杏村有四十五里路程,公路大概只修了一十五里,想要到银杏村必须得走三十里的山路。

    三十里未修的山路中,有一部分属于毗邻的泰A县,两县乡镇府在资金上很难达到统一,且栖霞湖、天姥峰囊括了几个县市,产权状况及其复杂,旅游开发特别困难,就一直冷落在那里无人问津。

    银杏村成了被大山、湖泊隔绝的世外桃源,在村里山坡上银杏树附近本来有一所小学,后来县里为了集中教师资源,实行各山村小学合并政策,银杏村小学就此荒废。

    离银杏村最近的小学也有十几里山路,孩子们每天上学都要走十几里山路,村子里有钱的人都到县里买房子,只剩下十几户人家尚坚持在山沟里。

    银杏村小学的教学楼还是九十年代翻新的,青砖灰瓦木质房梁的结构,有一横一竖共九间房子。

    按照原来的规划横着的六间是教室,竖着的三间中两间是老师的办公室,剩下的一间是学校的厨房,公共厕所在教学楼的后面。

    银杏村小学的教学楼已经荒废了十几年,原本每间房子里都积满了灰尘,墙角上结着厚厚的蜘蛛网。

    此时一位年轻人领着几位小学生模样的孩子正在奋力打扫着卫生,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整座学校就焕然一新,窗明几亮的教室,干净清洁的操场,就连厕所里的污垢也被冲洗得一尘不染。

    打扫完卫生后,青年招呼着孩子们聚集到老银杏树下,从挂在树上的黑色书包里拿一包德芙巧克力糖分发给孩子们。

    孩子们盯着手里的巧克力糖眼睛都亮了,脏兮兮的小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笑容,就像春天里迎着阳光绽放的向日葵,纷纷向青年笑着说道:“谢谢天然哥哥!”

    青年见孩子们抚摸着德芙巧克力精美的包装,眨巴着眼睛吞咽口水舍不得吃,就开口道:“哥哥这里还有,以后你们谁课堂上表现好,就可以得到奖励!”

    那张脸就像经过像雕刻般俊美,剑一般的眉毛向上斜飞,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双比水晶更清澈的丹凤眼,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穿着白色帆布鞋、黑色的休闲裤、淡黄色的T恤,斜刘海随意地搭在额头上,言语间带着自然的微笑,不仅帅气也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孩子们都格外激动,免费读书还奖巧克力,也不用走十几里山路,就在家门口,简直就像天上掉馅饼般的好事。

    最大的丫头小竹身材瘦高,皮肤微黑,脸蛋狭窄,小心翼翼地把巧克力放在粉色外套的兜里,对李天然道:“天然哥哥,我想把巧克力带给我弟弟吃,他还只有三岁!”

    黑黑壮壮的石头紧紧地盯着手中的巧克力,嘴唇都舔红了,还是把持住自己的欲望,对李天然道:“天然哥哥,我把巧克力带回家给我奶奶吃!”

    胖胖的二虎已经把包装扯开了,又把袋子给复原,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对李天然道:“天然哥哥,我也想把巧克力带回家给俺妹妹!”

    田垄乡上的三岁孩子都开始上幼儿园,银杏村里的孩子六岁能正常上小学都极少,有的拖到七八岁在村干部的协调才开始上学。

    小竹家里重男轻女,十二岁才读到四年级,可当她有一块巧克力的时候,却仍惦记着家里的弟弟,石头父母都在外面打工,他跟着奶奶在家长大,即便很想吃手里的巧克力,也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奶奶,二虎天性就爱吃爱睡,巧克力糖对他有致命的诱惑力,有了前面的榜样竟然克制住了自己,想把巧克力糖留给仅有两岁多的妹妹。

    李天然鼻子一酸,多好的一群孩子啊,可惜了……

    包里还有一袋巧克力,李天然本来打算用作激励奖,好让孩子们用功读书,现在也不管那么多,索性都拿出来。

    孩子们相互对视一眼,隐藏着眼底的渴望,都摇头拒绝了!

    李天然知道孩子们心里的想法,在他们眼中巧克力很宝贵,不能无故拿人太多,就强行给每个人都塞了一块,道:“拿着吧,没事的,算我借你们的,等你们长大了,加倍还给我吧!”

    孩子们才勉强收下,最小的丫丫只有六岁,瓜子脸五官非常精致,长长的睫毛、圆圆的大眼睛,倘若生在一个好的家庭,必定被打扮得跟洋娃娃似的,而丫丫头发杂乱地披在后面,小脸上挂着亮晶晶的鼻涕,身子的红格子衬衫打着几个补丁,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仰着头一脸认真地对李天然说道:“李天然,你是个好人,长大了我要嫁给你!”

    李天然愕然,被发了一张好人卡,还是一个小女孩,觉得有些好笑,弯下腰抚摸着丫丫的脑袋道:“等你长大了,我就老了!以后得叫天然叔叔,或者李老师也行!”

    丫丫扭过头去,不看李天然,一脸执着的样子道:“我妈就是直接喊我老爸刘树根的!”

    李天然望着僵在那里的丫丫,才觉得一阵头大,只好催促道:“现在到中午了,你们都快回家吃饭吧!小竹、石头、二虎,你们几个把丫丫带回去!”

    小竹道:“天然哥哥,你不和我们一起下山么?”

    二虎赶紧道:“对啊,俺爸让喊你中午去我家吃饭呢!”

    李天然笑道:“不了,以后我就在学校自己做饭!”

    小竹、石头、二虎几个苦劝无果,才带着鼻涕虫丫丫下山回家。

    李天然望着孩子们离去的背影,环顾四周青山绿水的怡人景色,回想起以前在沪海市每天早出晚归挤公交挤地铁的日子,每天忙忙碌碌整个人沦为为了挣钱工作的行尸走肉!

    仅仅为了活着而活着,丝毫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终于有一天,李天然厌倦了沪海市的城市生活,决定找个山区支教,在机缘巧合下来到了银杏村,心血来潮买下了银杏村小学,想开办一所私立学校。

    当时村委会觉得有些天荒夜谈,现在所有的人都想往城市里挤,一个大城市里来的大学生愿意为了几个孩子扎根在深山老林里创办一所学校?

    关键是青年还承诺不收任何学费杂费!

    且不说村委会的干部们,就连李天然自己都觉得诧异,可这个想法在他心里产生了,就像藤蔓野草一样在他心里狂长,让他迫不及待地想做这件事!

    村委会再三确认后欣然同意了李天然的方案,他们没怎么读过书,但也知道读书的重要性,直接就以极低的价格成交了。

    书记刘大明亲自带着李天然到教育局卖苦,各种手续也都轻松迅速地办理下来,修整好后就可以正式开学。

    前后算下来,李天然在银杏村已经待了半个月,村民们对他既敬重又感激,经常这家喊他去吃午饭,那家喊他去吃晚饭,把家里珍藏在房梁上的腊鱼腊肉都取下来招待李天然,俨然成为了银杏村最受欢迎的人。

    李天然完也爱上了这座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小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