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诸天学府 > 0005章 欢乐时光
    山猫、狗狍子嫌捏泥巴不过瘾,干脆你一坨我一坨地互扔起来。

    石头、二虎年纪稍大,两人对山猫、狗狍子的低级趣味嗤之以鼻,就在学校操场的中间玩起了斗牛。

    玩法非常简,无需要任何运动器具,把一条腿抬起来,放到另一条大腿上,用手抱着抬起的脚,单腿在地上蹦,用抬起的那条腿膝盖来攻击别人,谁先倒下或者双脚落地就输了,有的地方也叫撞拐子、斗鸡!

    两人各有优势,石头矮壮,二虎高胖,石头屈膝往上抬,二虎垫脚往下压,两个人就像两条角斗的公牛,死命抵缠着难分胜负。

    小竹、小菊画了九个格子,扔一个瓦片状的石头在空格里,然后单脚跨过有石头的空格,经过每一个没有石头的空格,回来的时候再单脚捡回石头,继续扔在下一个空格上,谁先扔到最后一个空格谁就赢了。

    也有另一种玩法,在地上画出一摞大大小小的格子,然后按照格子的单双,一边前进,一边要把石块踢到正确的格子里出界或者跳错了格子都算失败。

    小竹、小菊玩的九个格子,相对简单的一种。

    丫丫则拉着李天然的裤管,李天然到哪丫丫就跟到哪,就像挂在李天然身上的树懒。

    李天然摸摸丫丫的头指着小竹、小菊道:“丫丫,你怎么不跟姐姐们去玩跳房子呢?”

    丫丫撩了下自己凌乱的头发,眨巴着大眼睛对李天然道:“你去哪,我就去哪!”

    李天然听说了丫丫家里的情况,爸爸刘树根五年前外出打工就一直没回来,也没有消息给到家里。

    村里的人都说刘树根死在了外面,也有人说刘树根在外面有了个有钱的新相好。

    丫丫妈妈惠淑没理会外界的谣言,一个人坚守着家,含辛茹苦地把丫丫拉扯到了六岁。

    人失踪满四年就算死亡,惠淑已经坚守五年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劝惠淑改嫁,可惠淑都笑着说他男人会回来的。

    只有丫丫经常半夜听到惠淑在梦里撕心裂肺呼喊刘树根,丫丫白天问刘树根是谁,惠淑总会怜爱地告诉她,刘树根是她爸爸!

    至于爸爸去哪儿?

    丫丫还没搞懂,惠淑也没告诉她!

    不过丫丫经常听到有人劝惠淑改嫁,说嫁个好人才可以过上幸福的日子,丫丫似懂非懂,在李天然出现后,对她又非常好,才会说出长大了要嫁给李天然的话,本质就是一种父爱的缺失。

    丫丫愈依赖自己,李天然愈觉得心疼,就拉着丫丫的手道:“老师带你跟姐姐们一起玩!”

    斗牛、跳房子都是八零后、九零后小时候玩的游戏,简单方便有趣,还能起到健身效果。

    山里小学也没有其他的娱乐设施,孩子们到现在仍玩得不亦乐乎。

    小竹听到李天然要和她们玩耍,十分开心,小菊内心也挺高兴,可由于害羞没有之前放得开,圆圆的脸蛋红彤彤的。

    李天然以前也玩过,年代太过久远了,再跟孩子们玩跳房子这种游戏,有种光阴荏苒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年那些一起欢乐玩耍、一同承受家长责骂的小伙伴们早已经散落在天涯,就算偶然见面了也大多形同陌路!

    每个人的经历都有差异,坐下来也没有共同话题,简短的几句说完后就四目相对!

    相见不如不见,免得尴尬!

    那些落在天涯的,终究是回不去了,眼前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才最真实!

    这一刻,李天然抛下了老师的身份,也忘记了自己刚得诸天学府这样逆天的金手指,身心得跟孩子们玩在一起。

    李天然的体格远强壮于孩子们,一时间忘乎所以,连赢了好几局。

    丫丫由于营养不良,六岁了才仅有正常四岁的孩子高,一双小短跳又跳不远站也站不稳,每次还没跳到三个格子就摔倒了,大眼睛急得眼泪汪汪又暗自赌气,可爱的小模样引得小竹、小菊哈哈大笑。

    李天然过意不去,故意摔倒几次,身上粘满了泥土。

    丫丫指着李天然屁股上的泥土,捂着嘴喜笑颜开道:“猴屁股!猴屁股!”

    李天然也不拍身上的泥土,装作生气的样子,张开双手变成老鹰的模样去抓丫丫。

    丫丫笑嘻嘻地扭身跑开,还时时回头看李天然有没有来抓她。

    石头跟二虎两个人斗牛大战了三百回合,都有点精疲力尽,但谁都不愿认输,就那样纠缠在一起。

    二虎盯着石头的大黑脸,脑中灵光一闪,脸上浮现出一抹贱笑,突然伸出舌头,在石头的脑门上舔了一下,趁着石头愣神的间隙,猛然屈身发力将石头撬翻在地。

    石头一个平日里摔断手、摔断脚都一声不吭的小男子汉,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指着二虎向李天然告状,“天然哥哥,二虎他……他舔我!”

    小竹、小菊、山猫、狗狍子都诧异地望着石头、二虎,丫丫也停下了脚步,然后又都将目光转到李天然身上。

    在学校一个男孩舔了另一个男孩,该怎么处理?在线等,挺急的!

    李天然忍住发帖求问的冲动,想了想,严肃地对二虎道:“你怎么能未经石头的许可,随便舔石头呢?下次,一定要先征得石头的同意才行,明白了吗?”

    二虎挠挠脑袋,羞涩地点点头,对石头说了声对不起。

    有二虎、石头这么一出闹剧,孩子们笑得比刚才玩游戏更开心,一时间欢声笑语响彻大山深处。

    夕阳西行。

    金色余辉铺在层层叠叠的群山间,残阳落在栖霞湖中显得水光潋艳。

    山下村庄里升起了缕缕炊烟,孩子们也该回家吃晚饭,踩着金光大道而来,披着黄金披风而去。

    时光不老,岁月易老。

    李天然已经得到了诸天学府,先给自己订个小目标,守护住孩子们的童真吧!

    孩子们离去,李天然给自己应付了一顿,像昨日一样躺在银杏树下进入诸天学府里看书。

    刚进入诸天学府,就在诸天消息栏里看到一条醒目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