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诸天学府 > 0013章 受伤
    李天然、柴馨欣、兰兰都笑作一团,欢笑声惊起了林间的飞鸟。

    柴馨欣笑得东倒西歪,道:“咱们三刚才太傻了吧,给《倚天屠龙记》洗脑了……”

    李天然心里却有了个想法,等他将诸天学府发展壮大后,可以将些技术、秘籍藏于天柱峰,给有缘人一个机缘!

    兰兰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道:“这里还算天柱峰的外围,可能之前来村里的登山爱好者们留下的吧!”

    柴馨欣指着高耸入云的天柱峰的天柱峰道:“看着也没多远了,怎么还在外围呢?”

    兰兰解释道:“实际上还是很远的,而且愈往里,山坡愈陡峭!”

    李天然看了下手表,已经十点了,道:“那咱们向前出发吧!”

    瀑布有两米高,岩石光滑极难受力,只能从两侧绕过去!

    可两侧山体距离瀑布底部有一米左右,又长满了茂密的荆棘。

    李天然抓住上面的杂草,爬到山体上,又把柴馨欣、兰兰拉上来,费力地推开荆棘,勉强前行着。

    等快走到瀑布口的时候,柴馨欣的高跟鞋踩到边缘的青草上,脚底一滑,身子向外侧倾。

    李天然走在前面没有注意到,兰兰在后面眼疾手快地拉了一把,可柴馨欣整个人已经在空中了。

    兰兰本身就站在荆棘外的边缘上,直接被柴馨欣产生的惯性力量给拉下去了!

    李天然急忙问道:“你们没事吧!”

    柴馨欣摔在一片沙地里,拍拍裙子上的沙粒,道:“膝盖磕破点皮,不要紧!”

    兰兰却脸色煞白,额头冒出如雨点般的汗珠。

    李天然已经从瀑布上下来了,问道:“兰兰,你怎么?”

    兰兰左手捂着右手手腕,吃痛地,道:“右手手腕有点疼!”

    李天然看了下,手腕关节肿大,有可能摔断了,有可能只是扭了,问道:“手腕、手指还能动吗?”

    兰兰感觉到手腕那种钻心的剧痛逐渐变得强烈,尝试地动了下手腕,没有任何反应,对李天然摇了摇头。

    按理来说从两米高的地方摔下来通常没有大问题,李天然扫了眼兰兰摔下来的位置,那里正好有一块如刀刃般的石头,兰兰的手应该甩到上面去了,道:“手腕可能骨折了,先不用乱动!”

    柴馨欣已经吓懵了,苦着道:“兰兰,对不起……!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摔下来!”

    兰兰安慰道:“小事,骨折而已,打个石膏就好了!”

    李天然找了两根树枝,又把鞋子上的鞋带解下来,给兰兰把手腕给固定住。

    绑的时候兰兰的手腕已经发红了,一般而言骨折只会肿大,不会变红。

    李天然觉得兰兰手腕的伤情可能比想象中的更严重,可他空有中医学4级buff、中药学5级buff,却没有相关的知识储备,有buff也起到效果,神情严肃地道:“咱们立即下山,然后去医院拍片检查!”

    兰兰的手腕疼得厉害,可姑娘意志力坚强,强忍着一声不吭,下山的速度,比上时更快,两个多小时就下了山。

    回到银杏村,刘红兵借了一辆摩托车,把兰兰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李天然留在银杏村小学里,进入到诸天学府里,从夜色酒吧中找到李真皮,对李真皮道:“我有一位朋友,手腕粉碎性骨折,该怎么治疗呢?”

    李真皮醉醺醺地道:“常人都只知道先祖著了《本草纲目》,对草药非常有研究,可他们都不清楚,先祖在骨科上亦有非常深的造诣,发明了独特的‘李氏复位法’,又研制出‘红玉断续膏’,双管齐下,只要还粘着一张皮,就能给他治好!”

    李天然道:“那你给我讲讲‘李氏复位法’,还有‘红玉断续膏’的药方!”

    李真皮每次喝了酒,话就很多,带着自豪的神情给李天然讲解了一遍,听说李天然有血菩草后,又给了个优化版的‘红玉断续膏’。

    ……

    优化版的‘红玉断续膏’比原版的效果更好,主药就是血菩草,配药草药也调整成了较常见龙葵、车前草、金银花等。

    天柱峰的草药极多,有天然药库的美称。

    李天然很快就找齐了配药,拿出萃药百纳锅,按照‘红玉断续膏’的调制方法,掌握好火候,一步步加入血菩草、车前草、龙葵、金银花……

    有中药学5级buff加持,如果知道药方,就有百分之百的概率制作出完美级药品!

    县医院,骨科。

    刘红兵给兰兰挂了一个专家号,骨科副主任宋修文给兰兰看了后,让先去兰兰个拍光片。

    兰兰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心情也极为忐忑。

    十几分钟的等待,比十几天更加漫长。

    刘红兵焦急地等待着检查结果,拿到光片后,领着兰兰再次来到了骨科副主任宋修文的办公室。

    宋修文约莫四十多岁的年纪,对着光片看了下,道:“手腕粉碎性骨折,而且已经错位,建议先进行手术修复固定,再加上她伤到了正中神经,大拇指、食指暂时失去了功能性,还需要配合药物治疗!!”

    情况竟然如此严重,刘红兵心中一紧,问道:“那需要多久才能好呢!”

    宋修文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手腕的伤势比较严重,做手术的话也需要三个月才能康复,期间必须注意修养!”

    兰兰从手腕粉碎性骨折,强忍着剧烈的痛苦,直到现在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可听到宋修文的话后,眼泪簌簌地往下流,她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刻苦学习了那么多年,才成为银杏村第一个考进了溪中县第一高级中学的人,努力那么多年,就是为了拼一个上大学的机会,可十几年的奋斗,就因为一次小意外部付诸东流了!

    刘红兵两个女儿,但没有其他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对兰兰、小菊都非常喜爱,也将兰兰的努力一直看在眼里,兰兰读小学的时候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急得眼泪花花的流,刘红兵当晚就带着兰兰用一支手电筒骑着自行车走十几里山路,到老师家请教问题,后来兰兰才破天荒地考进了溪中县第一中学!

    骨折也经常发生,可一般一个月就差不多能活动了。

    来之前刘红兵、兰兰也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突然之间很难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