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诸天学府 > 0015章 在下姓李
    顾正德一时语塞,涨红着脸,指着李天然道:“你、你、你……”

    李天然未理会顾正德,望着兰兰的眼睛,带着一股莫名的自信,道:“兰兰,把你的手腕给我看一下!”

    兰兰没料到向来温文尔雅地李天然竟然会H县医院的骨科主任起冲突,愣了下,还是把手腕伸到李天然面前。

    李天然把手掌轻轻地放在兰兰的手腕上,静心回想李真皮给他讲述的骨科医学。

    “诸天学府正在启动中医学4级buff……”

    李天然脑海中一片清明,触及兰兰手腕的手掌有如在观摩自己的掌纹,通过外表细微的变化将内部的结构呈出来,找到其中的关巧后,蓦然两手像穿花蝴蝶般揉拉兰兰的手腕。

    “嘶……”

    剧烈的疼痛在瞬间爆发,兰兰倒吸了一口冷气。

    “干什么?快放手!”,顾正德本以为李天然说说而已,哪料到李天然竟敢真动手,立即大喝一声,怒视着李天然,道:“你这年轻人太没分寸了吧!小姑娘的手腕本来就伤得极为严重,连正中神经都受损了,被你这样没轻没重地暴力揉按,很可能又伤害到了其他的神经!你是她的朋友?我看你是她的敌人!”

    宋修文拉了下刘红兵,道:“我看你们可怜,才答应找顾主任给你看下,闹的什么事?他是你家亲戚?你女儿的手腕本来就非常脆弱了,被他这么一弄,恐怕三个月都好不了!白白增加了我的手术难度,还让小姑娘遭罪!”

    之前的争吵本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顾正德这一声爆喝,把骨科的医生、患者、家属都给吸引来了,纷纷对李天然指指点点。

    刘红兵觉得连县医院骨科主任、副主任都没辙的事,即使李天然有点家学渊源,恐怕也做不到,但李天然出于一片好意,又对银杏村有恩,在苦恼地思索着措辞。

    柴馨欣也觉得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心里后悔死了,在想着给爸爸打个电话,让他在市里给找个更好的医生……

    李天然面色平静,道:“兰兰,你的手腕我已经给你复位了!我还给你带来一瓶药膏,等下给你涂上,再去做个外固定,相信在一个月内就可以康复的!”

    顾正德气笑了,道:“你说你已经给她复位了?”

    宋修文怀疑李天然精神有点问题,道:“我们这里是骨科,精神科在六楼!”

    兰兰却心喜地发现自己的手腕没有刚才那么痛,还能小幅度的动一下,道:“感觉比刚才舒服一点!”

    顾正德注意到兰兰说话的时候手腕动了下,按理来说以兰兰手腕的伤势,做不出任何动作的,心中暗想难道自己看错了?

    宋修文觉得兰兰可能承受不了打击,产生了幻觉,苦着脸对刘红兵道:“我能理解你们想尽快治好手腕的心情,但请尊重科学、相信科学,在关键时刻做家长的要给孩子们做正确的决定!”

    刘红兵已经下定决心,道:“听您的,给孩子做手术吧!”

    顾正德却像有根刺卡在喉咙,正色道:“再给她照下ct!”

    宋修文非常诧异,觉得完没必要,但顾正德是主任,还是按照他的吩咐,带兰兰去了ct室!

    特事特办,结果立即就出来了。

    宋修文拿到光片,人都傻眼了,反复确认自己没有拿错,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顾正德觉得以宋修文的水平,审一张光片用不着一直看,可能有点蹊跷,道:“给我看下!”

    光片的影像显示,碎裂的八块骨头,完完整整地合在一起!

    顾正德亦觉得不可思议,又把兰兰前面照的一张光片拿来放在一起对比,冲击感更加强烈,失神地呢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多呈不规则分布的碎骨,竟然通过手法直接复位了?难道是机缘巧合?不过不可能啊!”

    刘红兵担心兰兰的情况加重,极为忐忑地问道:“医生,兰兰的手腕更严重了?我们不纠结了,就做手术!”

    “不需要了!你女儿手腕的碎骨已经复位了,你不想做手术的话,就做个外加固吧!”,顾正德苦笑着摇头,脑海中像魔怔般回想着李天然给兰兰复位手腕的手法,似乎和以前看过的一本药圣残篇中的手法有点像,可那本残篇没有详细记载,又想到李天然说的家学,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瞪大了眼睛对正在给兰兰涂红玉断续膏的李天道,“年轻人,是我错了!你修复小姑娘手腕的手法远在我之上,能冒昧地问下,你的性么?”

    李天然给兰兰的手腕涂完厚厚的红玉断续膏,对刘红兵道:“刘叔,兰兰的手腕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等下再给她做个外加固,前两个星期好好修养,大概一个月就会好,不会耽误兰兰高考的!我还要去给孩子们买点东西,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

    刘红兵完愣住了,县医院从德国骨科进修回来的副主任宋修文、南岗市大名鼎鼎的骨科圣手顾正德都断言必须做手术才能治好兰兰的手腕,竟然真地被李天然给治好了,还没反应过来,连感谢的话语都没有想到说,只是傻傻地回道:“好、好、好……”

    李天然走到了楼梯口,才回了顾正德一句,“在下姓李!”

    “果然是药圣传人!难怪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深的医术!”

    顾正德望着李天然飘然离去的身影,心中狂喜,这技术可比德国骨科更加先进,可想到自己刚才对李天然劈头盖脸的痛骂,又觉得羞愧万分老脸通红!

    药圣?能称得上药圣的只有李时珍!

    宋修文一直觉得中医就算不是伪科学,也远远落后于西医,李天然徒手复位兰兰的手腕,让他对自己从德国骨科学得的技术产生了怀疑,这种念头一旦产生,就如附骨之疽……

    围观的患者、家属也都啧啧称奇,心里头好奇不已,“这年轻人哪里冒出来的?年纪轻轻,可看样子比顾主任、宋主任的医术更加高超!”

    还有患者在想自己的这个骨病,跑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名医,都没有治好,是不是应该找这个年轻人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