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一剑凌尘 > 序章
    “嘭!”</p>

    密集的树林之中,一道人影仿佛雷霆轰击,整个人如一发炮弹笔直的飞出林内,在天空中洒落出大量血雾,重重的撞在树林之外的一棵古树上,凄厉的惨叫破空而过,直听得刚从树林外面跑进来的几位武道修炼者一阵毛骨悚然。</p>

    不过,恐惧只是让他们的动作迟疑了片刻,这些武道修炼者仿佛有着无比坚定的目标,一个个眼中带着疯狂的贪婪之色,再次运转起挪移之法,往森林之内冲去。</p>

    此刻,在森林内部,一个浑身上下鲜血染红的年轻男子,正在与一个看上去三十上下的剑道高手激烈交锋,身形闪烁间,那双看上去遍布鲜血的双手,宛如世间最为锋利的神兵,带着一抹勾魂夺魄的惊鸿,直接劈到了使剑高手的喉咙之上。</p>

    “咔嚓!”</p>

    喉咙被瞬间劈断的声响伴随着大口喷吐的鲜血,瞬间自使剑高手身上涌出,一位明显有着极高剑道造诣的剑术高手,就这么在几招之间,轻易身陨在这个看上去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岁的年轻男子手上。</p>

    使剑高手一死,年轻男子还来不及进行喘息,一片惊艳璀璨的剑光,带着漫天繁星的寒影,瞬间激射而至,凛然的气息带着肃杀的剑气,顿时令年轻男子浑身上下毛孔乍立。</p>

    剑气如霜,星雨如芒!</p>

    这分明是已经凝练先天剑罡,达到外罡至境的强者。</p>

    据“真玄世界”官方论坛最新统计,整个神州修炼界数以亿计的修炼者,修炼到先天境界,并且凝练出外罡的武道宗师,绝对不会超过三位数,而这不到一百的炼罡境强者中,一半以上,都是那种一派之首,闭门于深山老林隐世不出的绝世强者。</p>

    在那漫天剑气狂风暴雨倾泻之下,一道实质般的精光自这年轻男子眼中迸射而出,顷刻间,这位原本看上去虚弱无比的男子身上,升腾起一股强大的气势,面对这片寒星般笼罩而下的先天剑罡,他竟是凭借自己精湛至极的技巧,悍然杀入剑罡之中,血肉铸就的双手,在鲜血横飞之下,瞬间震开了那片剑气背后的宝剑,穿透重重剑光,直接落到了宝剑之主——一位一头长发的年轻男子身上。</p>

    一拳中的力量爆发到极限时,那击出去的右拳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间再次变拳为掌,双劲勃发,同时在这位年轻的炼罡高手身上爆发开来,</p>

    “嘭!”</p>

    巨大的力道,猛然自年轻男子的胸口贯穿而过,霸道的劲气自他背后磅礴射出,瞬间将他背部的衣杉震成粉碎,化作漫天布屑,散于虚空。</p>

    “噗嗤!”</p>

    殷红的鲜血自长发年轻男子口中汹涌吐出,在这股狂暴的劲气面前,这位炼罡境强者宛如一片败破的残叶,猛然往后飞了出去,直接摔入了包围在四周的人群之中,眼中那惊骇、震撼的神光,在不到三秒的时间内黯淡了下去,失去了色泽……</p>

    “断痕!”</p>

    “断痕大师!”</p>

    “啊!断痕大师他……”</p>

    一阵阵惊呼顿时自目睹了这一切的修炼者们口中喊出,围在附近的武道修炼者们同时围了过去,声音中充满着难以掩饰的震撼和惶恐。</p>

    断痕,修炼界有记载的高手中排行第八,浑身先天罡气凝练无比,几欲质化,一身修为已至炼罡颠峰,距离罡气大乘,炼罡入体的化罡境界只有一步之差,正式立身于整个神州修炼界顶端,俯视天下!</p>

    凭借自身强大的实力,以及这些年来的侠义之举,他在修炼界中,有着无比的崇高威望。</p>

    但是此刻……</p>

    整个胸口被那霸道的劲气部透穿,浑身气机急剧下降……显然,这位距离化罡境界不过一步之差的超级强者,已经要陨落于此。</p>

    “古方……”</p>

    看着那位血染白衣,却始终不见倒下的年轻男子,以及整个树林之内至少上百具的尸体,在场所有修炼者心中,无不冒出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p>

    能够参与这次围剿行动的,可不是神州修炼界那些只有练气一、二重的普通人士,在场近上千人中,无一例外,都是一身修为已至练气七重以上,迈入强者之林的一流高手。</p>

    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在修炼界中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其中绝大多数,甚至还是一些门派的掌门长老。</p>

    这些修炼界中名动一方的炼气高手,今日齐聚于此,目的,就是围攻在他们身前那位白袍血染,看上去不超过二十五岁的年轻男子,修炼界出世高手中的天下第一人——古方。</p>

    但是,哪怕现在的这位男子经历过一天一夜的战斗,明显已经达到强弩之末,仍然让天下排行第八的断痕折损在他的手上。</p>

    一时间,这些势力长老,帮派帮主同时停下了追击的脚步,望向那位年轻男子的目光,怎么也掩饰不了那抹惊恐。</p>

    就在所有修炼者胆气渐失,杀戮的节奏为之一滞之时,人群中一位身着道袍,手持长剑年轻男子走了出来,对着离他不过十几米的古方微微一拱手:“古兄。”</p>

    古方的目光在道袍男子手上那把萤光内蕴,寒气勃发的宝剑上停留了片刻,立即认出了此人的身份:“神剑‘青寒’,剑圣何证道,你的实力确实当得上天下第三人之称,难怪剑神石不语会将他的‘青寒’神剑传授于你。”</p>

    何证道摇了摇头:神色默然道:“或许在以前,在下还会因为自己继承‘青寒’神剑,位列神州出世第三人而沾沾自喜,对于古兄位于我之上心怀芥蒂。但今日过后,在下才知自己不过井底之蛙,太过小觑修炼界其他人……扪心自问,若是我与断痕兄易地而处,我的下场比之他来,也未必好得上哪去。”</p>

    古方摇了摇头:“你现在不过二十二,已是炼罡颠峰修为,以你的潜力,日后这神州修炼界第一人的身份,非你莫属。”</p>

    “古兄谬赞了,在古兄面前,谁敢轻言自己有潜力。”</p>

    “可惜我趁手的兵器在先秦遗迹中已毁,否则倒是要和‘青寒’神剑比试一二了……”</p>

    “古兄说笑了,只要古兄一天有剑在手,天下间除了那些不出世的老怪物,以及我等毕生追求的丹道强者外,又有几人敢在古兄面前拔剑。”</p>

    古方摇了摇头。</p>

    这时,在人群中一位身着白色劲装,肌肤如雪的女子,盈盈而上,那天仙般的容貌以及超凡脱俗的气质,顿时吸引了在场修炼者所有的目光,哪怕修炼界排行第三的剑圣何证道,此刻也在这位女子的面前黯然失色。</p>

    “古大师。”</p>

    古方目光淡然的扫了一眼这位绝美女子:“你还有脸在我面前出现么。”</p>

    白衣女子俏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宝石般的眼瞳中依稀有一丝愧疚之意。</p>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旁边那些极其爱慕这位女子的修炼界人士却是立即不满的大喝了起来:“古方,哪怕你是官方网站公认的神州第一人,也不能够对我们心目中的女神这么说话!”</p>

    “婉蝶小姐的所作所为,皆是处于大义,为整个神州修炼界所有人谋福,以望我们修炼界之人能够突破化罡至皓,问鼎更高层次。哪像你一般,自私自利,在得到仙门道统后,立即贪吞独霸,说到底,还不是害怕大家得到宝物中隐藏的秘籍修炼上来后,威胁到你天下第一人的位置。”</p>

    “正是,你的实力强又如何,可你的品性如此之差,和婉蝶小姐一比,简直天上地下,什么都不是。”</p>

    “亏得我以前还以你为修炼目标呢,想不到你古方居然是这种自私小人,也难怪会有今日下场。”</p>

    ……</p>

    古方直接无视那些叫嚷着欢腾的炼气之人,对着眼前的白衣女子道:“叶婉蝶,我敬重你父亲,受他之邀,与老一辈六位化罡境强者进入先秦遗迹时就已经说明,谁能够活着出来,得到的宝物便是归谁所有。根据规定,我现在活着出来了,占据先秦遗迹内的宝物完是理所当然,你现在结集修炼界出世一辈近三分之二的修炼之士,妄图从我手上将宝物夺走。莫非你真以为,在现实世界中有些能耐,你们神州盟可以只手遮天?”</p>

    “小女子绝无此意,按照规定,此物确实当归古大师所有,我们神州盟也不应再行干涉。只是,根据我们最近从古籍中得知,先秦遗迹中的宝物,乃是一个上古仙门的道统传承,关系着我们整个神州炼气士能否突破化罡巅峰,问鼎陆地神仙,凝练金丹的秘密,若是将之公诸于众,甚至能够造福神州,出于大义,我们神州盟才不得不出面干预,希望古大师能够看在整个修炼界的面子上,将此物拿出,共享于天下。”</p>

    “好一个出于大义将此物拿出,共享于天下。”说到这,古方的目光越发凌厉:“我倒想问问,如果这次活着走出来的,不是我这个没什么背景的散修,而是你们神州盟的修炼者,你们是否能够痛痛快快的将宝物交出,公之于众?”</p>

    叶婉蝶眼眸深处浮现一丝躲闪,但是口中却是豪不犹豫的应道:“当然,我们神州盟既然被修炼界信任成为神州第一盟,所行之事,自然当以神州的诸多修炼者的利益为最先考虑,若物能够推动神州开启新的纪元,让我们神州修炼界领先其他大洲的修炼水准,为我们的国家夺得荣耀,我们神州盟绝对会将它公诸于众,让神州所有人共享之。”</p>

    叶婉蝶说出这番话后,在场对她爱慕已久的修炼之人再次高呼起来:“古方,你听到了没有,婉蝶小姐的心胸之宽广,又岂是你所能比拟的。”</p>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才是真正的民族大义,大侠之风范!”</p>

    “神州盟为我们神州第一帮会,为国家争取荣耀,但此等胸襟,实在令我等折服。”</p>

    “只有通晓民族大义之理方为王道正途,自私自利,莽弃天下之人感受于不顾者,迟早会自取灭亡。”</p>

    “正是,古方,今日你若不交出宝物,绝对难逃身陨于此的命运。”</p>

    “虽然是个虚拟世界,可是,虚拟世界同样受到法律保护,有完整的规章制度,倾注了上亿人的心血,这个世界当中的兴荣同样代表着国家荣誉,莫非你非要因为一己之私,而让我们神州修炼界落后他人吗?”</p>

    一连串的功德歌颂阵声不绝于耳,不断的从围绕在旁的近千修炼者口中传出,为了自己能够学到高深的修炼法诀,为了自己能够打破几年、十几年来的至皓,晋升到更高的境界,享受更高的荣耀,这些修炼之人部不遗余力的喊了起来,生怕神州盟的人改变主意,让古方独自带着那可能是一门仙门道统的宝物离开。</p>

    何证道听着那些修炼者们渐渐嘲讽起古方的话语,脸色隐隐有些难看,尤其是见其中几人甚至还有愈演愈烈趋势,神色越发冷厉。</p>

    片刻后,他仿佛无法承受这等无休止的闲躁,骤然回过头去,口中冷喝一声:“给我部闭嘴!”</p>

    这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炼罡强者之威,又岂是等闲之人所能比之,在这一喝之下,在场近千人无不感觉心头微微一震,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狠狠的震慑了一番,几乎有些呼吸不畅,而原本还要继续叫嚷的话语,也因为呼吸不畅,被迫生生吞了进去,一时间,山崖顶端的上千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p>

    古方轻笑一声,目光扫了一眼在场围在山崖顶端的上千位修炼界高手,随着目光所及,那些修炼之人无不纷纷低头,哪怕在众人最外围,有着练气九重颠峰的十几位门派掌门级高手,也是纷纷移开目光,不敢与之对视。他们可是深深明白先秦遗迹的凶险,那可是化罡强者进入其中,也极有可能身陨的区域,这些人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理亏所在。</p>

    眼见在何证道的一声轻喝之下,场面有些冷场,人群中再次走出一位神情冷漠,一身蓝衣的年轻女子:“古方,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不止是身受重伤,体内的真气在爆发出刚才一击后,也已经彻底消耗干净,若是不尽早治疗,哪怕失血过多都可能令你身陨,难道你真的还要死守着那件宝物不放吗?”</p>

    看到这位女子,古方原本脸上那似乎是讥讽的笑容却是立即消散了,离得他最近,修为最高的何证道立即感受到自他身上传出的那种凌厉!</p>

    “霜明月,一年前你突破炼气境界,晋升先天时,若非有我替你护法,灌注真气加持经脉,怕是早已走火身亡,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站在此处对我指手画脚!说起来,我对你可谓是有救命之恩,可这次对付我,却是你显得最是积极……”</p>

    “住口!”一声冷喝立即自霜明月口中传出,修炼界之人极重情义二字,若是真让古方把话说,日后她怕是也没什么面子在修炼界立足了:“今天为了让你交出宝物,一千八百多位来自修炼界各地的好手死在你手上的已有八、九百之数,无论你有什么理由,宝物你都必须得交出来,不然的话,那近千位同道岂不是白白牺牲了吗?”</p>

    提到死去的近千位修炼者,那些被何证道震慑住的修炼者们再次闹腾了起来。</p>

    “对,宝物一定要交出来,不然的话如何对得起近千位兄弟的在天之灵,哪怕他们重生后,也绝对不会甘心自己白白牺牲。”</p>

    “刚才我们帮主就是死在他的手上,一定要让他给我们一个交代。”</p>

    “我师傅也死了,就是他杀的。”</p>

    “古方今日杀了这么多人,如果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哪还有天理了。”</p>

    一时间,可谓是群情激奋,某些情绪比较激动,看到古方似乎已经不行了的修炼之人,甚至隐隐向前迈出了几步,在悄然无声的逼近着他,看下能否有机会捞到便宜!</p>

    最后大战的气氛,似乎已经凝聚到了极限,只等在下一刻,就会一举爆发出来。</p>

    古方神色一冷,眼见一位三、四十来岁的炼气九重修炼者已经靠近到了他身边三十米,他的脚下忽然迈出一步,身形在不可思议的速度下瞬间到了那位修炼者的身边,那位炼气九重的修炼者虽然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可当他打算进行抵挡时,脖子上却传来一股绝强的紧锢之力!</p>

    “咔嚓!”</p>

    炼气九重的中年男子脖子直接被捏碎,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p>

    “嘭!”</p>

    尸体,被重重的丢在地面。</p>

    这突如其来,秒杀炼气九重高手的猛烈一击,顿时再次震慑住那些慢慢靠近的修炼者。</p>

    一位炼气九重的大高手,都在这么一招之间就被制住,抹杀,仿佛杀鸡屠狗一样简单轻松,那他们这些炼气七、八重的修炼者上去,还不是白白送死?</p>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何证道、霜明月、叶婉蝶三人身上。</p>

    这次围剿古方的十七位先天以上强者已经死了十四位,此刻,也就只剩下他们三个已经修炼到炼罡境界的高手了。</p>

    这三位炼罡境界的修炼者中,自是以何证道实力最为强横,叶婉蝶次之,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二人都不好出手,因此,这一个重任就落到了霜明月身上,反正以古方目前的状态,完不可能胜得过一位炼罡境界的强者。</p>

    霜明月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二人,倒也乐的享受斩杀这“真玄世界”官方网站公认第一高手的荣耀,心中冷哼一声,直接向前迈出一步:“古方,死到临头了你还负偶顽抗,当真以为在场没人治得了你吗,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先秦遗迹所得的仙门道统,我或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一道剑气立即自她手中宝剑划过:“今日,我便拿你这修炼界第一人的性命,来祭我的‘月胧剑’!”</p>

    “既然你霜明月自视如此之高……”古方神色冷然,直接无视站在他面前舞刀弄剑的霜明月,目光往在场上千的人群中落去,肃声喝道:“谁人可敢赠剑一用。”</p>

    此话一出,原本还等着看热闹,见证霜明月手刃眼前恶人的诸多高手,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诸多用剑好手中,几乎有三分之二以上之人,不自觉的将手中之剑往身后藏了一藏。哪怕刚才还信誓旦旦,要拿他来祭剑的霜明月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恐!</p>

    借剑给古方?</p>

    这一次,如果不是得知古方的佩剑“孤星”在先秦遗迹中毁去,使得他的实力大打折扣,在场受邀围剿于他的修炼者们,至少有三分二以上不敢来赴约,纵然是剑神弟子——剑圣何证道,面对此邀请也只能置若罔闻。</p>

    一时间,原本还群情激愤的林中,再次冷场。</p>

    看着在场修炼界人士那眼中难以掩饰的惊惧和闪躲,何证道一声轻叹,心中默默无语:“手中有剑,则无人敢于拔剑。我何证道虽为剑圣,师傅他老人家给尊为剑神,可与古方比之,远不及也。”</p>

    看着在场中纷纷沉默下去的诸多修炼界人士,古方再次淡笑一声,随着这声淡笑退去,脸上渐渐浮现一丝冷意……</p>

    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百灵鸟般清脆的女声:“古方,我的剑借于你!”说话间一把装于蓝色剑鞘中的长剑便从人群中飞出,直往古方所在之地飞来。</p>

    “好!”古方眼中精光一闪,正要接剑,一道剑气却是忽然从旁边呼啸而至,重重的落在那把长剑之上,凌厉的劲道直接震荡着将整把长剑一举撕碎,化作片片铁屑散向四周……</p>

    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吓得在场众人一惊一乍,当他们反应过来时,在场近千修炼界人士目光几乎同时往两个方向看去。</p>

    一些是望着人群中一个十七、八岁,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蓝衣少女,另一些,自然是落到了射出剑气,将那绿色长剑击飞出去的叶婉蝶。</p>

    看向蓝衣少女的众人,目光中自是充满着敌视、冷酷、残忍之意,而看向叶婉蝶的,则大多数是庆幸、感激……隐隐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两道的鄙夷。</p>

    蓝衣少女看到这一幕,眼中虽然闪过一丝慌乱,但仍然倔强的抬着头,尚有一丝幼稚之气的眼眸灵光烁烁着,与附近修为明显高于她的众人对视,显然,她并未对她刚才的所作所为后悔。</p>

    看到蓝衣少女身边那些眼含杀气的诸多修炼界人士,何证道眉头一皱,当即道:“师妹,不可胡闹,过来。”</p>

    蓝衣少女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不远处的何证道,灵气十足的眼眸中带着一丝不解。</p>

    何证道神色一冷:“过来!”</p>

    霜明月看到眼前这一幕,似乎明白了什么,冷笑一声:“剑圣何证道,我可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师妹。”</p>

    何证道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怎么,我何证道行事莫非还要向你汇报不成。”</p>

    霜明月不悦的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虽然同为炼罡境界,但炼罡之间,也有强弱之分,要真打起来,两个她也不见得是何证道的对手,剑圣之名,当今修炼界谁人敢于忽视。</p>

    未免在耽误下去出现什么变故,霜明月手中宝剑寒光一闪,娇喝道:“古方,看样子你真的想要顽抗到底,既然如此,那我就成你。”</p>

    旁边围观的修炼界人士显然也明白夜长梦多的道理,立即附和着喝道:“霜小姐,对于他这种自私自利的小人,没必要和他讲这么多废话。”</p>

    “对,这件宝物既然我们得不到,那你也休想一人霸占。”</p>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霜小姐,杀了他!”</p>

    “杀了他,替我师兄以及在场死去的朋友报仇!”</p>

    ……</p>

    “叶婉蝶!”</p>

    喧闹的叫喊声中,古方的声音清晰响起。</p>

    “古大师有何吩咐?”</p>

    “你们口口声声说将这仙门道统公布,是出于道义,为了造福神州……可以!我可以答应你们!不过,我辛辛苦苦,花费七日时间不眠不休,闯荡先秦遗迹,不可能一无所得,作为条件,你们在场每一人,需支付我一万联盟币!仁义道德,神州未来,甚至国家荣誉都拿出来了,我想,你们应该不会介意区区一万联盟币吧。”</p>

    此话一出,顿时在人群中引起巨大的轰动。</p>

    霜明月、叶婉蝶、何证道等人更是觉得有些目瞪口呆。</p>

    “我们在场可是有一千多人,一人一万联盟币,就是一千万联盟币了,黑,黑,太黑了。”</p>

    “我原本还以为古方是个了不得的剑道高手,拥有着惊人的剑道天赋,应该心怀天下,正直不屈,视为偶像,不想居然也是一个掉进钱眼里的肮脏之徒。”</p>

    “哼,我以前就看出来了,这个古方其实就是一个职业玩家而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哪怕占着先秦遗迹中得到的仙门道统,也是害怕别人的修为上来了,导致他自身贬值,和他讲道德,讲大义,完是浪费时间。”</p>

    古方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打量着,尽管这些人对他鄙视有加,一个个神色中充满了轻蔑,厌恶,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任何躲闪,丝毫不认为自己用金钱来衡量他们心目中的大义而有什么羞耻。</p>

    “如何?一人一万联盟币,这个储物戒指归你们所有。”</p>

    说完,他的手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古朴的指环,指环上面刻有大量玄奥古老的花纹,充满着一种神秘的气息,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p>

    “一万联盟币……”</p>

    叶婉蝶能够组建出神州盟,在现实世界自然也有些手段,一万联盟币,让她拿出自是没什么,可是……</p>

    如果其他人也出了联盟币,仙门遗迹当中的宝物,修炼法诀,她说不定就要当场公之于众……</p>

    这……</p>

    好在,因为要出一万联盟币,在场的诸多炼气七八重的修炼者已经大为不满。</p>

    “这古方又想搞什么,诡计,这肯定是他的诡计。”</p>

    “对,他说不定实在拖延时间,好加紧恢复自己的伤势。”</p>

    “一万联盟币,一万联盟币我出,但是,我们天龙门三大长老,一位副门主部死在你的手上,这笔账又怎么算?”</p>

    “别和他废话了,只要我们杀了他,他手上的储物戒指最终还是归我们所有。”</p>

    “霜小姐,就请你为我们那些死去的兄弟主持公道。”</p>

    ……</p>

    群情汹涌。</p>

    而这个时候,霜明月本身也害怕已成定局的事情出现什么转机,万一叶婉蝶和何证道因为古方交出了宝藏,要放过古方,接下来她这个背叛者,绝对会受到极其严厉的报复,神州第一高手的报复,可不是她所能够承受得了的。</p>

    想到这,霜明月紧握着手中月胧剑,口中一声厉喝:“古方,你杀孽滔天,到现在都还执迷不悟,不肯束手就擒,今日,就让我来将你一举斩杀,偿还诸多修炼界朋友一个公道!”</p>

    说完话间,炼罡境界的气机,瞬间将眼前无比虚弱的年轻男子锁入其中,月胧剑的锋芒直指古方而去。</p>

    “凭你?”</p>

    在她将古方锁定住,打算将其彻底斩杀的瞬间,在他体内虚弱至极的气息,却猛然呈现出一种逆向爆发,一股充满血腥、暴虐的凶戾,汹涌霸道的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冲击着霜明月尚显脆弱的身形,气息中蕴含的那种冲天杀机,滔天凶煞,压得刚晋升炼罡境界不久的她几乎窒息。</p>

    “这……”</p>

    下一刻,在古方的身躯几处重要经脉同时迸射出一道血光,宛如一朵绽放的不朽之花,将那已经鲜红的衣衫再次渲染。</p>

    看着突如其来发生的血腥剧变,在场一些见多识广的修炼之人仿佛联想到了什么,同时脸色剧变:“截脉……天魔解体大法……”</p>

    “杀!”</p>

    在这些人惊恐的喊声中,原本在他们看来已经是任他们揉捏的古方,猛然爆发出比之盛时期更加可怕的战力,整个人宛如席卷起一股杀戮风暴,直往众多武者组成的包围圈席卷而去……</p>

    恐惧!</p>

    伴随着窒息的血雾,瞬间蔓延……</p>

    ……</p>

    “终究……还是不行吗……”</p>

    “小姐……”</p>

    “下令吧……”</p>

    “可是那上面还有许多修炼者在,若是我们下令,万箭齐发,所有人都会死。破元箭本就是我们第一次探索先秦遗迹时在先秦遗迹所得,专门克制一切护身真气、罡气,眼下万箭齐发,没有人能够逃得过这等密集的箭雨射杀……”</p>

    “我们叶家为了这个‘真玄世界’已经投入了太多,只能不惜一切了……”</p>

    “可是……”</p>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真玄世界’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游戏那么简单了,从每一位修炼者在晋升到先天密境,精神强度居然有小幅度提升后,先天、炼罡,每一个境界皆是如此,它的性质与价值已经完改变了。现在,其他的家族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已经派遣大量人马,入驻到这个游戏当中。接下来可以预见的是因为这个‘玄**’,我们整个主世界,都会掀起一阵巨大的轰动与改革,我们叶家机缘巧合,占据了先期优势,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放弃,不折手段,也要将这种优势不断扩大,这关系到日后我们叶家在整个炎黄星,甚至整个联盟的国际地位。”</p>

    “是,小姐,我懂了。”</p>

    “执行!!”</p>

    ——————传说中的分割线—————</p>

    (好吧,乘风心中有无数个念头,导致了无数个灵感。各位如果BS我那就让我明骚一次又何妨??所以,先把你们的收藏和票票先砸下来。码字这东西,我一直在写自己的书和写读者爱看的书之间寻找一个平衡,奈何现如今还在纠结。可是昨天晚上,咱突然明悟了,咱觉得突破了,咱觉得有惊人的资本了,至于这个资本是什么,乘风到底到了拉风的地步没?也许还是继续闷骚,那就要请诸位看官继续关注本书了!我会将不一样的故事展现给大家。。这是乘风第一次写大纲,第一次存稿,第一次如此用心的去对待这本书,第一次。。。。这么多第一次等着诸位来破!你们还等什么呢?赶紧收藏吧!乘风向你们保证会用心尽力写好本书,写一本不一样的书。最后。。双手合十!施主们,票票,票票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