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乱世小民 > 第八十六章 人狼杀戮
    通,远处响起了枪声,虽然很隐约,但孟有田还是听到了,“米卡多”竖起了耳朵,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吃着最后的蛇尾。很熟悉,那是自己给阿秀打的鸟枪的声音,孟有田皱了皱眉,不是说最近不让她出来乱晃吗?</p>

    呯!又是一声枪响,孟有田吃了一惊,差不多是同样的方向,这却不是什么火铳、鸟枪的声音。不好,阿秀有危险,孟有田以最快的速度下了土窑,招呼一声“米卡多”,向枪响的地方奔去。</p>

    阿秀确实遇到麻烦了,有田娘这几天一直想上山采蘑菇,可儿子的话说得很郑重,世道不好,不要出村乱走。有田娘心里不甘,眼见着正是采蘑菇的好时候,却只能呆在家里,便不时地发上几句牢骚。可这无心的话,阿秀却很在意,今天眼见着没有了逃难的人,好象很平静的样子,便带着小嫚偷偷出了村。</p>

    还没进南山背呢,姐俩儿便碰上了三个向南赶路的兵痞。荒山野岭的地方,看见了两个年轻女人,这三个兵痞便起了坏心,尾随上来。阿秀发现情况不妙,立刻叫小嫚先跑,她端起鸟枪放了一枪,希望能吓住这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没想到,人家手里的枪更厉害,根本没把她的破鸟枪当回事。</p>

    没命的飞跑,阿秀选择了和妹子不同的方向,她这辈子,差不多就是为了妹子而活着。爬上一个土丘,阿秀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眼前阵阵发黑。追来的兵痞在女色的鼓舞下,大呼小叫着,越来越近了。她想重新将鸟枪装药上弹,可心慌气喘,手抖得厉害,火药撒了一多半,兵痞已经追了过来。她急忙起身又跑,刚刚跑到树林边上,没留神又被草根绊倒,摔得吭哧一声。</p>

    一只兽爪从后面抓住了阿秀的衣服,一阵大声的淫笑从背后传来。阿秀尖叫一声,向前一挣,衣服被撕开,她也向前冲了一步,再次摔倒。也是上气不接小气。</p>

    一个象是头儿的兵痞淫笑着,露出满嘴发黑的牙齿,呼呼喘着气解开了衣扣,敞开了怀,露出一丛黑茸茸的粗毛,戏弄地笑道:“小娘们,你,你倒是跑哇,长得还真,还真俊,让爷几个好好,好好侍候侍候你,让你美上天。”</p>

    “嘿嘿,这小娘们长得象颗鲜桃,没准还是黄花闺女呢,张大哥,你先来。”另一个兵痞涎着脸笑道。</p>

    阿秀咬着牙,死命地和扑上来的坏蛋扭在一起,她也是自小做活儿下力的,颇有些力气,情急拼命,更象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她用手挠,用脚踢,用胳膊肘拐,用牙咬,烟鬼子兵痞舞扎了半天,竟然没奈何得了这个拼命反抗的女人。</p>

    “操,你们倒是帮把手啊!”兵痞头儿捂着脸上的几道血印,气急败坏地斥骂着旁边的两个同伙。</p>

    “哈哈,这样才够劲儿吗!”“小娘们挺烈性呢!”两个兵痞坏笑着扔下身上的包袱和枪,扑上来,按手按脚。</p>

    一个兵痞突然感到背后似乎有什么动静,便回过头来,便看到有一个褐色的东西飞奔而来,纵身一跃,朝他扑了过来。他还来不及反应,那团褐色的东西的尖利的牙齿已经咬住了他的半边脸,连皮带肉血淋淋地撕下来一块。</p>

    “米卡多”!绝望挣扎的阿秀心中浮起了希望,手脚上的压力突然减轻,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大力,一下子将骑在自己身上已经脱光衣服的老兵痞推了个仰巴叉。</p>

    兵痞惨叫着,捂着鲜血喷溅的伤口向后倒了下去,疼得在地上打滚。“米卡多”见了血腥味,更激起了隐藏心底的暴戾很深的眼窝显得更阴沉,眼睛象刀子一样又细又长,它低嗥一声,向着另一个兵痞扑了过去。</p>

    啊,另一个兵痞发出了惨叫,他用来抵挡的手腕被撕裂了。老兵痞被这突然发生的变化惊呆了,反应过来便去拿地上的枪,阿秀拼了力气,爬起来死死拖住了他的胳膊,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肉,使他的枪口无法瞄准“米卡多”。</p>

    老兵痞又惊又怒地腾出另一只手,打着阿秀的头脸,阿秀只觉得疼痛和晕眩,身子慢慢软了下去。在意识模糊的时候,她听见了枪响……</p>

    孟有田紧赶慢赶,终于来到了近前,还有二十多米的距离便举起左轮手枪射击,第一枪因为气喘心急打歪了,但也吓了老兵痞一跳,指向“米卡多”的枪口转向孟有田。孟有田左手托枪柄,两手握枪射击,老兵痞的左肩冒出一朵血花,他身子一晃,又是一枪射来,长着黑毛的胸口鲜血迸溅,这个畜生仰面摔倒。</p>

    “畜生,王八蛋!”孟有田赶到跟前,又是一枪打死了躺在地上哀叫的兵痞,另一个兵痞被“米卡多”咬断了脖子,他还恨意难消地骂着,“你们也算个人,白披了张人皮。”</p>

    与那时国人的观点相同,日本鬼子是畜生,那没啥道理可讲;可中国人象鬼子似的糟害自己的同胞,简直不可原谅。</p>

    阿秀躺在地上,脸上有向外渗血的紫血斑和伤口,鼻孔流着血,嘴唇也破了。希望只是皮肉伤,孟有田脱下外衣,盖在阿秀身上,伸手试了试她的鼻息,然后半扶起阿秀,按压着她的人中。</p>

    嗯,阿秀皱了皱眉,缓缓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有些模糊的脸,她使劲眨了眨眼睛,才看清孟有田充满关切的表情。</p>

    “有田哥——”阿秀抱住了孟有田的脖子,哭了起来,这完是受惊吓后对亲人自然的反应。</p>

    “没事儿,没事儿了。”孟有田轻轻拍着阿秀的后背,柔声安慰道:“那三个畜生都被收拾了,不用怕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