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 第1594章 认可了又怎么样
    .,最快更新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最新章节!

    而且,她真的有很多话想要对凌清说呢,所以没有其他人在场是最好的。

    听到流年的话,黎微只能无奈的点头称是,少奶奶都这样说了,所以她只能带着其他人先下去了。

    “好的,少奶奶,那我们先下去了,如果有任何的吩咐就叫我们,我们就在门外。”

    话落,黎微抬头看了一眼,依旧和流年抱在一起的凌清,随即便带着其他佣人便离开了饭厅。

    “对了,凌清,吃早餐了吗?今天他们准备了很丰盛很丰盛的早餐,我们一起来吃啊。”

    良久,流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倏地放开了凌清,一把抓住凌清的胳膊,兴致冲冲的说道。

    “没有,早上来的有点着急了,所以还没有吃,肚子这会儿正好有点饿了呢。”

    任由流年拉着自己的胳膊,凌清笑着说道。

    闻言,流年的眼角弯成了一条线,“好啊,好啊,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说着,流年便拉着凌清一起朝着饭桌走去。

    看着二人似乎相处的很好的模样,还站在一边的连城翊遥,脸上也渐渐地挂起了一抹笑容,随即便冲着流年的背影喊道,“喂,流年,这也太不厚道了吧,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我也还没有吃早餐呢,我也好饿好饿呢。”

    说着,连城翊遥便有些夸张的揉着自己的肚子,对着流年很不满的说道,但是此刻连城翊遥双眸的余光却是看向了流年身旁的凌清,眼底有着说不出的温柔。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流年便头也不回的说道,“好啦,我知道最幸苦了,来吧,我们一起吃早餐啊。”

    “才想起我啊,要不是我突然开口说话,估计俩早就把我抛在脑后了。”

    嘴上虽然这样不满的说着,但是连城翊遥却还是迈开了脚步,同样,朝着不远处的饭桌走了过去。

    来到饭桌前,连城翊遥则坐在了凌清的对面,连城翊遥刚刚坐下来的瞬间,凌清朝着连城翊遥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是恰好凌清看过去的时候,连城翊遥迅速的朝着凌清眨了眨眼,随即嘴角挂起了一抹笑容。

    看到这样的连城翊遥,凌清笑了笑,随即便移开了视线,看向了还在滔滔不绝的对她说着话的流年。

    “先喝杯热牛奶,早上过来一定渴了吧,而且今天的太阳也很大。”

    说着,流年便急忙为凌清递过去了一杯牛奶,很是开心的看着她,“还有,还有,我刚刚看了这些早点,都是爱吃的,一定要多吃点啊。”

    一边说着,流年一边将桌子上的早餐一一推到了凌清的眼前,此刻的流年真的恨不得将所有的好吃的都放在凌清的面前。

    “好啦,也吃吧,我可以自己吃的。”

    听到凌清的话,流年傻乎乎的笑了笑,随即便随手拿起手边的牛奶,随口的喝了一口,随即便再次看向了凌清。

    “流年,再这样看下去,我真的就不能好好的用餐了。”

    流年的目光是如此的强烈,凌清想要忽视都不行,所以只能放下手中的筷子,无奈的对着流年说道。

    看到凌清放下筷子,流年愣了愣,随即便急忙将凌清的筷子拿起来,再次重新塞回到了凌清的手中。

    “好啦,好啦,凌清,我不看,我不看,好好吃早餐。”

    流年只是因为看到这样的凌清,太过于激动了,而且她真的有好长好长的时间,没有和凌清如此和平的相处过了。

    而凌清,似乎也是这么长久以来,对她如此友好的说话,更重要的是,凌清再次对她笑了,就像以前一样,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流年不知道,为什么凌清突然会对她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但是流年却并不准备开口去问,因为,现在的流年,很珍惜此刻的时光,无论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流年只想要让这样的时刻久一点,多一点......

    流年一边用早餐,一边转头看一眼坐在她身旁的凌清,凌清即使在用餐的时候,嘴角都带着一抹和煦至极的笑容,而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流年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就这样,一顿早餐,在流年的频频偷窥中结束,而将流年所有的神情都落入眼底的连城翊遥,则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凌清对于流年真的很重要呢。

    而且流年对凌清也是非常的重要呢,看来这件事情,他做的很对,他们两个如果和好了,他真的比谁都要开心。

    随即连城翊遥便不由得看向了坐在他对面的凌清,眼底溢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深情与厚爱。

    “吃饱了吗?”

    看着凌清放下了筷子,流年急忙递上了一杯果汁,双眸紧紧地盯着凌清。

    “很好吃,我吃饱了,流年呢?”

    接过流年递过来的水杯,凌清笑着说道,只是她手里的那杯果汁却在不经意间,被凌清放在了桌子上,过了好一会儿,凌清都没有去碰那杯果汁,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流年聊着。

    凌清没有喝流年给她递过去的饮料,流年自然是没有注意到的,只是,当凌清问起的时候,流年则表情极其认真的回答着凌清的问题。

    “吃饱了,一会儿甜点救上来了,凌清,我记得喜欢吃甜的,一会儿多吃一点哦。”

    这是流年不久前,专门吩咐厨房做的,而且部都是凌清喜欢吃的水果。

    凌清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紧接着,气氛似乎陷入了一阵沉默中,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就连坐在凌清对面的连城翊遥,也没有再开口,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气氛陷入了沉默,连城翊遥就只是这样一直盯着凌清看着。

    “流年,家里现在只有一个人吗?司少呢?”

    良久之后,还是凌清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语气一如刚刚,很是和煦。

    “他啊不久之前出去了,应该今天会回来了。”流年笑着说道。

    听到流年的话,凌清不由得点了点头。

    待流年回答完凌清的问题之后,气氛似乎再度陷入了沉默,流年和凌清两人没有再开口说话。

    而流年则用双手不停地揪着衣襟,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坐在她身旁的凌清。

    流年几次想要开口,可是话到嘴边了,最终却还是咽了下去,如此好几次,流年便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而坐在凌清对面的连城翊遥,还是和之前一样,依旧没有开口说话,连城翊遥似乎并不觉得这样的沉默有什么,他只是觉得,或许流年和凌清两人还有一个所谓的适应期。

    “对了,凌清,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呀?”

    短暂的沉默之后,这次是流年率先打破了这份看似属于三人之间的沉默,实则是两人之间的沉默。

    听到流年的话,凌清眼神顿了顿,可是很快凌清便恢复如常,笑着看向了流年。

    “忙着养孩子!”

    听到凌清的话,不仅仅流年愣住了,就连坐在对面的连城翊遥也愣住了。

    “养孩子?凌清是的孩子吗?”

    在连城翊遥开口之前,流年便已经开口问道了。

    闻言,凌清的脸上挂起了一抹淡笑,随即道,“不是我的孩子,只是在路上捡到的一个小孩子,然后他非要粘着我,没办法,甩都甩不掉,不过,他很可爱呢!”

    说着,凌清似是有意无意的看了对面的连城翊遥一眼,嘴角的笑意似是加深了不少。

    自然是注意到了凌清投射过来的目光,连城翊遥的耳尖不由得红了起来,他自然知道凌清口里的小孩子是谁。

    羞恼的同时,连城翊遥内心里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无力感,凌清居然还把他当小孩子看,他们都差不多那个了,她怎么能......看他今天晚上怎么收拾她......

    这样想着,连城翊遥看向凌清的眼神,多了些隐忍的火热,但是这抹隐忍的火热还是被凌清捕捉到了。

    随即在流年低头的瞬间,凌清对着连城翊遥绽放出了一抹妖冶至极的笑容,这抹笑容很是短暂。

    可是虽然短暂,但是却让坐在对面,接收到凌清的这抹妖冶的笑容的连城翊遥,则不由得吞了吞口水,面颊倏地变得通红。

    面颊的灼热感让连城翊遥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连城翊遥急忙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连城翊遥倒不是害怕流年发现他和凌清之间有什么异常之处,他可是恨不得世界都知道他和凌清的关系。

    而是连城翊遥他可不想没出息的被凌清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只将一门心思部都用在凌清身上的流年,并没有发现凌清和连城翊遥之间的小动作,只是听到凌清所说的话之后,短暂的思考之后,流年便忍不住再次开口了。

    “半路捡来的小孩子?那那个小孩子......不是,我应该这样问,捡到那个小孩子之后,有没有去警局问问呀,说不定是谁家丢了孩子呢,万一到时候惹上麻烦怎么办?”

    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流年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凌清,万一到时候真的惹上麻烦怎么办?她不想让凌清出任何的事情。

    “没事的,已经立过案了,相信不久之后,这孩子的家人就会找来的。”

    听到流年的话,凌清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说道。

    闻言,流年一颗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了大半,这样就好,也不至于到时候让凌清陷入危险的境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对了,凌清,小凌清呢?”

    “什么小凌清?”

    一时之间,凌清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懂流年在说什么。

    “就是的宝宝啊,凌清那时候不是怀孕了吗?那现在孩子应该有两岁多了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流年的脸上是带着笑意的,很温暖很温暖的笑意,还有期待。

    凌清没有反应过来,不代表连城翊遥没有反应过来,连城翊遥正准备开口阻止流年说下去的时候,却不想流年已经开口了。

    既然提到了孩子的事情,流年顺便就想问问,凌清的孩子怎么样了,她记得那时候在樊城的时候,月横就跑来告诉过她,凌清怀孕了。

    所以这次,借此机会她想要问问凌清的孩子的事情,现在那孩子也应该有两岁多了吧,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自从恢复记忆之后,流年心里一直惦记的事情,就是凌清的孩子了。

    这次好不容易,在这种情况下,她和凌清再次聚在了一起,而且还说到了孩子的事情,那么她就顺势问问凌清的孩子,如果有机会的话,她真的很想看看凌清的孩子呢。

    几乎在流年的话音落下的瞬间,连城翊遥便急忙朝着对面的凌清看了过去,果然,这一看,就看到了凌清惨白的脸色。

    而这个时候的流年也朝着凌清看了过去,这一看,就看到了凌清此刻白的像张纸的脸颊。

    “凌清,怎么了?”

    怎么会好端端的就成这样了?刚刚还好好的呢?怎么突然之间凌清的脸上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似的,这让流年的心一阵一阵的紧缩。

    难不成是因为她刚刚的话,“凌清,孩子......”

    流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连城翊遥厉声呵斥打断,“流年,不要再说了!”

    话落,连城翊遥急忙跑向了凌清,来到凌清的身边,立刻蹲下身来,“凌清,没事的,都过去了,真的都过去了,没事,没事......”

    似乎是在安抚着凌清,连城翊遥的一只手轻轻的覆上凌清攥的紧紧地手背,很是有技巧的抓住了凌清的手指,不让她伤到自己,而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抚着凌清的背部。

    看到这一幕的流年,脸色也倏地变得惨白,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刚刚还不确定的话,那么刚刚连城翊遥的呵斥声已经让她确定了。

    可是凌清她为什么在听到她的孩子二字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反应,为什么她整个人仿佛是失去了灵魂般,为什么她的脸色白的如此的可怕?

    “凌清......”

    “流年,马上给我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