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慕林 > 第八百零七章 相见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谢慕林很顺利地跟天天嚷着晕船的谢老太太打了招呼,带着香桃下船购物。

    虽然谢映慧曾经疑惑过,买蜜饯为什么要由二妹亲自去,而不是打发丫头婆子去买,但想想自家在船上闷了这么多天,若有机会到岸上透透气也是好的。她若不是感到身体不适,胸闷作呕,她也想到码头上逛一逛呢。所以谢慕林说去光顾蜜饯铺子,她不但没有阻拦,还让妹妹多逛几间铺子,若遇到什么有趣的玩意儿,就买些回来给她们姐妹行船时解闷。

    谢慕林戴了一顶帷帽就下了船。这时候,码头上并没有什么闲杂人等,除了同行北上的人,就只有码头上各间店铺的店主伙计们了。零散受雇的小工都被本地得了信的衙门官差拦在了外头,没有机会骚扰到与燕王同行在此停歇的旅客们,因此船上的女眷,也有不少象谢慕林这样,戴着顶帷帽,带上一两个丫头婆子,就敢下船来闲逛的。

    谢慕林老远就看到了蜜饯铺子的招牌,码头上二三十家铺子,虽然并非只有这一家是专卖蜜饯的,可别家都没有它的店面宽敞,招牌显眼,因此,哪怕它是位于街角略有些偏的位置,也能让人一眼就能发现。

    谢慕林走了过去,沿路经过卖绣品的、绫罗绸缎的、文房书画的、珠宝首饰的、酱菜调料的、糖果点心的……通通都没有理会,直接就走到了蜜饯铺子处。那铺子的掌柜是个四十来岁的精干妇人,面上带着热情和煦的笑容,正与另两名伙计一同招呼上门来的顾客。

    谢慕林命香桃上前打听一句:“听说们家有秘制的蜜姜丸子,治晕船的症状颇有奇效?”那掌柜的便心领神会:“小店出品的蜜饯,有好几种都能治晕船症状的。客人不妨到后头茶室安坐,我让伙计把几种蜜饯都送过去,您每样都尝尝?”

    这家店当然没有什么蜜姜丸子,他家的蜜姜是切成片状的。不过古娘子提过,一旦说了蜜姜丸子,掌柜的便会知道,这是那位萧东家的客人到了。她只需要把人安排到某个特定的茶室去,并且避免让其他人骚扰到茶室里的贵客即可。至于萧东家要跟这位挺秀丽的姑娘在茶室里谈些什么,与她半点不相干。

    谢慕林一声没吭,便带着香桃上了楼,在一处茶室里坐下。这茶室里有两扇雕花窗户,打开了一半,室内可以看到窗外的运河景致,室外的人却看不清室内的情形。窗下长几上摆着一盆鲜花,一个香炉散发着清冽的淡香气息,整体布置得清雅又亮堂,桌边还放着小小的茶炉,茶具也颇有特色,挺干净的。香桃上前检查了一下,见茶炉上的铜壶水已开了,便烫了茶具,泡了一壶茶,给谢慕林倒了大半杯。

    如今的香桃,已经不再如刚刚去北瑞堂时那般懵然了,行事颇为淡定。反正这位萧二公子是不会对自家姑娘不利的,她也犯不着太提防着。

    谢慕林还没来得及喝一口热茶,萧瑞就已经到了。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似乎休息得不太好,人也略瘦了一些,但整体上气色还过得去。他见了谢慕林,好不容易才按捺住扑过来的冲动,握着她的手深吸了几口气,方才拉着她在桌边坐下:“这些天我好想!可惜我一直留在父王身边,事情多又繁杂,实在抽不出空来,否则在扬州那天,我就该来找了!”

    香桃倒茶的动作顿了一顿。“父王”是什么鬼?她睁着一双大眼瞪向萧瑞,淡定不起来了。

    谢慕林丝毫没有意外之色,问他:“李姨娘一切安好?事情都成功解决了吧?我也不问那些细节了,只要觉得好就行。”

    “我很好,以前从来就没这么好过!”萧瑞仿佛没看见香桃那仿佛见了鬼的表情似的,还跟谢慕林撒起了娇,“姨娘的伤是已经大好了,可她如今也越发任性起来。只因我如今认了大姑奶奶为义母,对外还要喊她一声母亲,姨娘就欢喜得不行。这还没进十月呢,她就已经开始操心除夕夜的大祭了,说往年因为萧将军夫人不喜,一直没顾得上祭拜义母,如今有了名份,就一定不能再漏了。为了这个,姨娘晚上总是很晚才睡,白日里也不肯好好躺着养伤,成天就拉着古娘子商量祭礼上要如何布置。我劝她几句,她还觉得我对义母不够恭敬呢。若不是我知道她才是我亲娘,我都要以为自个儿真的是义母的儿子了。世上哪有这么不讲理的亲娘呀?!”

    谢慕林听得好笑,只得安抚他道:“李姨娘这是被憋得狠了吧?听从前说起,我也知道李姨娘对萧大小姐是十分忠心的。她们从小一块儿长大,名为主仆,实际上跟姐妹也没什么两样了。若是李姨娘一直以来都有机会拜祭萧大小姐,可能还不会如此执着。可正因为以前没多少机会,如今一旦能自主了,她才会越发想要补上这一环。”她顿了一顿,“大约也有顺便把刚刚发生的事告诉萧大小姐的意思。杀身大仇终于等到可以报复的一天了,李姨娘当然要向萧大小姐禀报啦。”

    萧瑞想了想,叹道:“这倒也是。我能理解姨娘的心情,只是看到她如今心心念念都是要祭拜义母,还很高兴我能以义母之子的身份主祭,好象恨不得把我这个儿子舍出去似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罢了。”他承认,他就是有些吃醋了……

    谢慕林抿嘴偷笑,又安抚了他几句,才问他:“我看那日到码头上来送行的达官贵人,除了永宁长公主殿下,只怕也没几个知道的身份。宫里是怎么安排的呢?回了北平后,又打算怎么办?”

    萧瑞答道:“我暂时会在北平领一个武职,平日里直接住在燕王府的外院。王府里的人会知道我的身份,但父王暂时不会向外公布。他其实是希望能光明正大地把我接回去的,但皇上另有想法,希望先把曹家的事解决了,另立了储君,再提我的事。这么一来,外界的人都只关注新储君去了,不会有多少人议论我的身世。”

    谢慕林挑了挑眉:“太后那里已经同意了他的计划?”

    萧瑞笑了笑:“太后娘娘不大高兴,但没有反对。在离京之前,太后娘娘召见了宗人府的几位主事宗亲,一起见了我,验明正身,并将我的名字列入玉牒,只是暂不声张罢了。要等皇上那边点头,他们才会正式公布此事,皇上也会正式下旨册封的。只是那一天……不知道需要等多久。皇上对曹家与林家的计划,又是否能顺利进行?父王为此生了好几日闷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