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虫屋 > 第323章
    正事商量完了,菜也上齐了。

    浇了点汤汁在米饭里,饭粒上带上了一层油光。

    鱼片嫩,酸中带着微辣。

    米粒绵软。

    姜游一口气吃了半碗。

    然后他尝了尝胡椒蟹,咸香味,肉质很细。

    “他会回去吗?”唐不甜问。

    “去看一看好了,”姜游剥了一块蟹肉放进姜末的碗里,“我反正不怕被他看破,你也不怕的话,发个信息给他,说要和他聊聊,先揍再聊嘛……”

    “你想做什么?”唐不甜又问了一遍。

    “被你发现了。”

    唐不甜放下了筷子,她看着他。

    “他的计划不对。”姜游说。

    “刚才开会,为什么不说?”

    “我说了也没人听的,”姜游看着唐不甜,“我估计他怀疑孙宇。上次你开那个会,局长不是临时来的么,他可能觉得是孙宇透的消息。”

    “孙宇?”

    “局里肯定还有镜湖会的人,之前我们处理那个纹身和读书的组织,都有其他部门人来配合,这次没有吧?”

    “没有,没有申请,”唐不甜说了后又补充了一句,“不可能是孙宇。”

    “孙宇没问题,”姜游赞同说:“他怀疑孙宇,也不信我,就让我们两人白跑一趟。”

    唐不甜想了一下,她说:“他在防着其他部门的人。”

    “对。”

    “路上很可能出事。”

    “万一黄娟有机会动手,我觉得我在场能把损失降低到最小,”姜游看着唐不甜的眼睛,“我已经被牵扯在这个事里了,我就愿意出力,我不矫情的。”

    唐不甜接受了他的说法,她问:“你准备怎么和他说?”

    “直白的说他反而会防备我,我打算暗示他一下,他这种喜欢弯弯绕猜来猜去的性子,只信他自己的,”姜游舀了一勺牛肉粒在碗里,“所以麻烦你先揍他一顿,我再和他聊聊人生。”

    唐不甜想了一下,她拿出了手机。

    ……

    天色暗了下来。

    庄泽坤把帽檐向下拉了拉,向前走了几步,混进人群中。

    ……

    舒星站在街道的另一边,凝视着庄泽坤的背影。

    神色心情不定。

    ……

    庄泽坤站在路口,红灯还有19秒。

    一辆又一辆的车从他的眼前开过。春天的夜风带着些温柔的湿意,扑在他的脸上。

    看守所一切正常。

    黄娟没有对外联系。

    是他的判断出错了,还是……

    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拿出手机,看到是唐不甜发来的信息,问他是否在家,有事要找他。他想了一下,他回复说大约十多分钟后到家。回复完后,他抬起头,倒计时牌上依然显示着19这个数字。

    车流不断的向前。

    他向四周看去,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有人要对付他。

    镜湖会。

    他迅速做出了判断。

    他感受着身周灵力的变化,他右手握拳,向前一击,他听到了衣料摩擦的声音,他迅速后退,双手交叉,一个黑色的人影向他飞来。

    电光火石之间,对了十几招。

    ……

    姜游姜末和唐不甜吃完饭后,散着步,慢慢地向庄泽坤的住处走去。

    快到路口的时候,姜游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唐不甜疑惑地看着他。

    姜游推了下眼镜,“前面有些不对劲。”

    唐不甜往前方看去,绿灯亮起,人流穿梭在人行横道上。

    他抓住了唐不甜的手。

    没有变化。

    唐不甜疑惑的向姜游看去。

    “仔细看。”姜游说。

    唐不甜再一次向前望去。

    这次她看到了,路口有一小段,没有人从那里穿过,来往的所有行人都下意识地绕开了那一小段。

    她凝神往那一小段路看去,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和谐。

    “进去看看吗?”姜游提议。

    “好。”

    “等下。”

    唐不甜看着姜游往绿化带走了几步,他从灌木丛里着了几根树枝,然后走回唐不甜身边。

    他把树枝递给她,“一会儿遇上了危险你得保护我们。”

    “那里是入口吗?”唐不甜问。

    “不是,只是一个幻阵。”

    唐不甜接过了树枝。

    握住。

    姜游牵着她的另一只手,带着她走了进去。

    “欺骗了人类的视觉处理系统,让人觉得那里不能走,同时稍稍脱离了一些规则,空间和时间的规则,还有物质层面的规则,在这里面打架的话,就不会弄坏公共设施,伤到花花草草,不用赔钱了。”

    唐不甜看到了庄泽坤。

    他和一个带着口罩,穿着黑色卫衣的女人战在了一起。

    几乎旗鼓相当。

    “我一直也想学一点阵法,但是你别看好像很简单,阵法运行是要消耗能量的,或者用天材地宝灵兽来当阵眼……”

    姜末从姜游怀里挣了出去。

    他向前走了几步后,消失在了唐不甜的视野中。

    ……

    庄泽坤看准了舒星露出的一个破绽,他一拳打在她的下颚骨上,再连击了好几下。

    舒星咬了一下牙,硬接了庄泽坤一拳后,身体顺势向后一滚,白色的雾气汇聚在她身周。

    她要逃。

    庄泽坤和唐不甜同时做出了判断。

    唐不甜向前走了几步,挡在了舒星的面前。

    庄泽坤看到了唐不甜。

    还有她手中的树枝。

    车辆,人行道,红绿灯都消失了。

    “阵法要消失了,外面是闹市口,抓住她。”庄泽坤向唐不甜喊道。

    他们同时向舒星围攻而去。

    几片树叶落到了地面上。

    姜游拍了拍手,看了看战成一团的三个人,他对着姜末消失的方向做了个手势。

    舒星感觉到阵法渐渐地脱出了她的控制。

    在唐不甜和庄泽坤的夹击下,她身上的伤变得越来越多,动作也越来越凝滞。

    ……

    不远处的一幢写字楼。

    孙修站在窗前,他望着几百米外的看守所。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

    窗外的霓虹隐隐约约地透了些进来。

    敲门声响起。

    “进来。”

    门被推开了,孙墨走了进来。

    孙修转过身。

    “舒星和庄泽坤打了起来,”孙墨语速很快的向孙修汇报,“今天下午,她去了看守所,庄泽坤也去了。”

    孙修皱了一下眉,他问:“只有她一个人吗?”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