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农门小医妃 > 第334章 可怕的习惯
    想到这,她忍不住自嘲地轻笑一声。

    前世什么苦都吃过,都是自己扛过来的,怎生到了这里就不行?

    看来到这个时代安逸久了,又有人可以依靠,便习惯性的产生了依赖。

    这样实在要不得!

    江鸿轩的济世堂已经装修好了,今日他在铺子里做最后的开业准备,当见到霍嬷嬷来的时候,还诧异了一番。

    “嬷嬷,你这是?”

    他说着,看向霍嬷嬷手中拎着的食盒。

    霍嬷嬷环视了一圈,道:“老奴见过轩少爷!我家姑娘有些东西,让老奴带来给轩少爷,看看您是否感兴趣。”

    她说着,便走到一张空置的桌子前,将带来的蒸饺和炸馄饨端了出来。

    江鸿轩鼻尖鼻尖不断飘着香味,看了一眼盘中物,道:“这不是饺子跟馄饨,你家姑娘这是何意?”

    这满大街都能看到的东西,有什么好稀罕的?

    “轩少爷您尝尝!”

    霍嬷嬷说着,拿起一双筷子,递给他。

    江鸿轩在她的目光下,夹起一块炸馄饨,轻轻咬了一口。

    入口的鲜香与馄饨里的汤汁,顿时溢了出来。

    他忙吸了一口,随即眼眸一亮。..cop>    这种鲜香,与他往常吃的那些相比,确实是与众不同,还是头一次吃到。

    待一个吃完后,这回都不用霍嬷嬷说,他自动夹起一个蒸饺。

    霍嬷嬷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等两个盘子都空了,江鸿轩这才心满意足地掏出素帕,将嘴角的油渍擦干。

    随即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感叹般的摸了摸肚子,心下无比满足。

    霍嬷嬷始终不语,静静站在那。

    江鸿轩看着已经空了的盘子,这才想起霍嬷嬷刚才说是否感兴趣的话。

    “嬷嬷,方才你那话是何意?感兴趣什么,这饺子馄饨?不错,味道甚好。”

    “回轩少爷话,姑娘现在手头缺银子,想做这块的小生意。今日让老奴端来,是想问问您是否有意?若是有,回头姑娘与您合作,若是无,那老奴和小娃每日就去摆摊卖一些糊口。”

    江鸿轩想到这洪武国的京城局势,随即摇摇头道:“不了,这药铺明日开,现下没那么多功夫折腾别的。诗情妹妹若是没银子话,我这还有一些,你稍后给她带过去。”

    他说着,从袖兜中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子递了过去。

    霍嬷嬷不敢擅自做主,便推却道:“这个轩少爷还是亲自给姑娘吧。对了,这里还有些东西,姑娘说叫珍珠面膜,轩少爷看看。”

    听到面膜二字,江鸿轩眼睛闪过一抹亮光。

    他可没忘记颜诗情之前那芦荟面膜给他带来多少利益。

    别看卖得便宜,奈何薄利多销,加上他人脉广,在大楚一经推广后,受到不少手有余钱的富户夫人小姐们的喜爱。

    前几日济世堂总掌柜过来时,还与他说了,今年大楚那面膜卖得甚好,已经有很多人开始预订了。

    就不知这次这个珍珠面膜,到底有什么功效。若是可行,届时他也试试先在这京城推广开来试试。

    “什么珍珠面膜,功效是什么,你们可有自己试用过?”

    霍嬷嬷指了指自己的脸:“老奴早之前就试用了,和小云一起。轩少爷看老奴,是否有什么不一样?”

    一个老奴才,江鸿轩从不曾注意去看。现在一听她这话,仔细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道:“似乎变白了些许,不过是不是你抹粉了?”

    没有什么话,比这更让霍嬷嬷觉得悦耳的了。

    但见她面带笑容道:“老奴今日出门匆忙,只点了朱唇,可没闲工夫抹粉。轩少爷觉得白,那就对了。姑娘这珍珠面膜,且就有美白的功效。说起来,老奴跟着姑娘,可是得了不少福。最初之时,老奴日日抹粉,没涂厚厚一层,都不敢出门。面上油腻腻就不说了,就那疙瘩,都没落下过。”

    江鸿轩听她这么一说,似乎也想起了,以前见到霍嬷嬷时,似乎总是厚厚的一张白脸。

    现在一看,倒是自然了许多。就不知是诗情妹妹给她调节身体的原因,还是那乱七八糟的面膜的作用了。

    “嬷嬷,这面膜的原料什么是?”

    “这个老奴可不敢与轩少爷您说,姑娘只问您没有合作一把的性子?若是无的话,老奴稍后还要去连府,到时候问问那连夫人。”

    江鸿轩自然是想做这块,但他也明白,这是基于自己人的缘故,颜诗情才会让霍嬷嬷过来先问自己。

    如若不然,直接和连夫人合作,依照连府身为洪武国第一皇商的能耐,定然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利益最大化。

    “做,嬷嬷若是有些先去忙,稍后我抽空去找一下诗情妹妹,与她谈谈这事。对了,东西留些给我,另外该怎么用,你也与我说说。”

    得到满意答案的霍嬷嬷,口述地将敷面膜的过程说了一遍后,这才转身去了连府。

    等从连府出来,手上拿着一个荷包,里面装了两锭一两的银子。

    霍嬷嬷笑容满面地回到颜家。

    “姑娘,轩少爷说没闲暇功夫倒腾那些吃的,不过面膜有兴致,说是稍后抽个时间过来。至于连府那,老奴将吃食拿出来后,连夫人并未吃,也不知具体评价。倒是那珍珠蜂蜜面膜,老奴按照姑娘教的手法,亲自做的。连夫人很是满意,当即就赏了老奴二两银子。”

    “银子嬷嬷自己留着吧,跟着我,苦了你。待日后手有余钱,定然将月银什么都补上。既然吃食这块,小哥不做,那明日咱们就摆摊先试试。”

    横竖一开始,她也打算着小打小闹着玩,一日能赚多少算多少。

    霍嬷嬷听颜诗情这话,心底很是欣慰,又有些感动。

    她是夫人让跟着姑娘来着洪武国的京城的,来了后,才知晓姑娘带来的银票都不能用,故而这段时日以来,和钟老都是没有月银。

    “姑娘这话太生分了,能跟着姑娘,是老奴的福分。不说旁的,就冲着眼下老奴这张能好的脸,可是多少银子都划不来。”

    “嬷嬷若是不介意,待芍药成亲,我在大楚,必然亲自给她置办六台嫁妆。如若不在,也会叫我母亲,亦或者是阿墨置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