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农门小医妃 > 第344章 腹黑的楚玺墨
    楚玺墨闻言,沉吟半晌后,道:“此事你可有传回大楚?”

    他说大楚时,声音很小,就怕隔墙有耳。..cop>    “没,本身老奴就想传回去,但事情一多,一忙,就给忘了。”

    “本王知道了,你且先下去,此事莫要声张。”

    若真的有小丫头的亲人在这里,那会是谁?

    他又为何在这?

    再说小丫头的亲人,就他调查的结果可知,活着的,都在京城。

    难道这人还是谁假死的不成?

    不,应该不是。

    只是哪里出错了?

    连府,看来他得去查一查。

    只是他连人都没见过,若是有心人抹去,又从何查起?

    三十多岁,会是谁?

    还有兴许是小丫头自己感觉错误,也不是不可能。

    “是!”

    霍嬷嬷应了一声,行个礼,便退下了。

    楚玺墨劲自沉思半晌,无果,便将之抛在脑后。

    只要不是来害情情的就成,是人是鬼,都不重要。

    第二天,洪武国朝廷上下再次震荡,因修挖河渠之事,再次被提起,且来势汹汹。

    大有反对之人,皆是见不得洪武国好,无视民间百姓的疾苦,也不懂体谅每年国库的拨款的为难意思在。..cop>    待你来我往一番口舌后,终于敲出定论。

    若是修,从何处开始修,这修造的款项总共需要多少,国库只能出多少,剩余的,从何而来?

    还有何人出使大楚,说此事。若是大楚不同意,又该如何?

    毕竟事关重大,不是洪武国一厢情愿就行。

    既然要排水,除了大海外,最好能往大楚那等干旱之地引。

    毕竟但每年雨水多的季节,也有海水倒灌到城池来。

    若是不能解决这些问题,那便休要再提此事。

    得出结论的冯伯毅与祁烈商量一番后决定,此事既然是大楚的人提出来的,那么便交由他们来解决。

    等到楚玺墨见到冯伯毅和祁烈,便已经是六月末。

    此事他早有耳闻,现在听他们的来意后,眼角含着冰冷地笑意道:“想来说河渠何处开始挖是假,想要本王帮忙解决银子之事是真吧?”

    洪武国物产丰富,但矿少,流通用的银子更是少。故而,这是想要拿他当冤大头使了?

    他楚玺墨看起来是笨人不成?

    “墨王应当知晓,我洪武国只是物产丰富,粮食等物不缺,缺得就是银子。..co若是没银钱,此事怕是不成。”

    楚玺墨看冯伯毅冠冕堂皇说这话,轻笑一声道:“我大楚纵使坐拥金山银山,每年所产有限,更不会将银子外流。当然,若是两国有往来另说。此事若是不成也没什么大碍,过几日本王便先带情情回国,太子这双腿,另请高明。”

    祁烈面色有些难看,他的双腿这段时日,他外祖父又暗中找了不少所谓的神医,奈何看了皆是摇摇头。

    亦或者有说以毒攻毒,在放蛊虫进去吞吃了蚁蛊,在取出就好。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奈何放进去后,双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陷,吓得连他这个外行人都知晓此法子不行,便让冯俊又去颜诗情那讨要新药方加以稳固。

    他这双腿,怕是真的只有颜诗情才行。

    可她要的续骨草,至今没找到,现下每日除了针灸就是泡药浴。

    双腿的蚁蛊只要稍稍有点动静,冯俊就把控不好,必须到颜诗情这边来改药方。

    若是她走了,那他这辈子真的别想好起来,除非砍断双腿。

    但不管双腿在不在,怕是太子之位最终与他无缘,而害他之人,怕是也会借机铲除他。

    冯伯毅此刻就像被人掐住了脖颈一般,面色憋得通红。

    如果祁烈双腿好不起来,必然坐不上那个位置。

    那么之前的一切都白努力了,而他冯府,也会因此没落,这种事,他绝不允许发生。

    可现在国库那边所出的银钱有限,那差的一大半大楚不出,那从哪里来?

    楚玺墨见他们愁眉不展,,忍不住点道:“你们洪武国若说穷,想来也只是国库银两不充盈。就本王所知,这殷实人家也不少。堂堂偌大一个洪武国,凑不出那些银子,说出去,平白让人笑话了。”

    祁烈闻言眼睛一亮,随意笑道:“多谢墨王提点!”

    楚玺墨见他已知晓自己的意思,便又道:“从何处开始挖,又该如何改造这事,情情早已准备好,稍后图册会亲自送到贵府一份。”

    “好,好!”

    已经反应过来的冯伯毅,忍不住拍手叫好。不枉他们来这一趟,一下子解决了两个难题。

    图纸不用他们自己来折腾最好,横竖日后不管修建如何,好不好,又有多少水到大楚,那便是他们的事。

    祁烈得到满意地答案,便对楚玺墨道:“若无它事,烈先告辞。待颜神医孩子出生后,烈定然送上厚礼!”

    楚玺墨没稀罕他口中的厚礼,只是坐在原位目送他们离去。

    坐在一旁,始终不语的江翰群,等人走后,这才道:“这下子京城那些富商,只怕不死也得脱成皮。连府,首当其冲。”

    六爷这招,真狠,一下子估计得让他们放一半血。

    幸好他的医馆在那些人家眼里只是小打小闹,幸好他还没开始大肆的敛财做那面膜生意。

    楚玺墨听到连府,唇角一勾,他倒是要借此机会看看,里头都有哪些人,又有谁是可疑的。

    按他初步估计,情情画的那个图,将整个洪武国水多之地连起来一直到大楚的话,修起来没有五百多万两是不行的。

    大大小小的脉络,包括各地易出灾情的地方,都连在一起后,按照地势,应该是流向大海。

    但若是改成大楚的话,必须某几个地方的河渠要逐渐往深了挖,如此才能通往大楚。

    而大楚修的是环绕一圈,由另外一条河又回洪武国。

    如此浩大工程,洪武国因水多,要比大楚干挖河渠麻烦上许多。

    不管是财力,物力还是人力,都要多上五倍不止。

    偏生洪武国国库只愿意出十万两,那剩余的银子,可不就得从那些富商处拿?

    而作为第一皇商的连府,在朝廷需用钱的情况下,岂能独善其身?

    嗯,等下回去,得让情情先去连老夫人那,将药费讨要回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