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先锋 > 300:面熟
    .,最快更新影视先锋最新章节!

    夜晚...

    “一张8。”

    “一张10。”

    “小王,要大王!”

    “不是吧,一张10就上小王,满手牌怎么打啊?”

    一号室内,林耀、白炸、妈妈桑三人正在斗地主,身边围着不少旁观的小弟。

    他们玩的是10、20、30的,要一张牌10块,两张牌20块,三张牌直接起底30块。

    一个炸翻一番,春天翻一番,王炸翻一番,100块钱封顶,打法和后世没什么区别。

    不远处,坐着大个子基还有鬼乸齐,他们两个不是不想玩,而是没钱玩这么大的。

    林耀没进来之前,仓室内的牌局只有123,一把下来也就是十块八块的输赢。

    玩的这么小,林耀当然看不上了。

    实际上100封顶的玩法他也看不上,不过白炸与妈妈桑已经算是仓室内最有钱的了,可他们也舍不得玩万八千块一场的牌局。

    就连这次,也是看林耀第一次进来,不想让人看贬了才勉强同意的,天天玩谁扛得住。

    “白炸,怎么和妈妈桑一样,这么多话了,谁规定出10就不能上小王的?”

    林耀看着手里的牌,白炸这把跟他一伙,地主则在妈妈桑那边。

    也许是今天输得多了,足足输了几百块出去,白炸心态炸裂话比往日多了不少,打的也很拘谨。

    “耀哥,输的人不是啊,当然无所谓了,我怎么能跟比呀?”

    白炸满头大汗,输的眼睛都红了。

    所幸林耀这把牌不错,手上握着两个炸,妈妈桑的大王放下去直接就被炸掉了,算是为白炸捞回来一些。

    “不玩了,打得这么打,心脏受不了啊。”

    擦了擦汗,白炸喘着租粗气不玩了。

    白炸不玩,妈妈桑和林耀却意犹未尽,今晚他们两个是赢家,当然不想这么结束。

    “基哥,要不要上来玩两把?”

    林耀冲着基哥喊道。

    “我想玩啊,可是我没钱,咱们玩烟的行不?”

    基哥虽然是洪兴元老,可他手下的店铺不多,每年的分红也不多。

    再加上有一家老小要养,比不得年轻气盛的白炸,可没胆子打这么大的牌局。

    “玩烟多没劲啊,一次输赢几根烟,还不如玩123的过瘾呢。”

    林耀摆了摆手,示意基哥不用来了。

    妈妈桑看到基哥没钱玩,不甘心散场,又向着鬼乸齐询问道:“鬼乸齐,玩不玩啊?”

    “123的我玩,太大的不玩。”

    鬼乸齐只是三湘帮的头目,而且吃喝嫖赌一应俱,手上也没多少闲钱。

    这一次林耀没有再嫌弃,123的也好过玩香烟呀,里面的兄弟们这么穷,小点就小点吧。

    “来来来,过来一起玩。”

    在二人的催促下,鬼乸齐兴高采烈的上场了。

    只可惜,他的手气比白炸还差,当地主就被农民抓,当农民就被地主抓,开局五把一次都没赢过。

    几十块输出去,鬼乸齐有些坐不住了,目光闪烁的想要换位置。

    问了问妈妈桑,妈妈桑不理他。

    看了看林耀,林耀目光一瞪,到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

    “怎么这么臭啊,双王一炸都能输,有没有搞错?”

    又是一把冤家牌,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鬼乸齐输的裤头都快没了,忍不住大发脾气起来。

    “哎呦!”

    “哎呦!!”

    鬼乸齐的火气正没处撒,目光落在躺在床上痛哼的陈兆康身上,火气再也压制不住了:“我说怎么一直输,原来是这仆街在咒我,我的牌运被吓跑了!”

    说着,鬼乸齐就要站起来收拾陈兆康。

    “干什么?”

    看到鬼乸齐过来,红孩儿立刻护在了床头前。

    鬼乸齐是什么人,三湘帮的头目,一号室里的老大之一,怎么会给红孩儿面子。

    “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学老大带小弟了,罩不罩得住啊?”

    鬼乸齐一有动作,他的手下也都站了起来。

    林耀见状目露不悦之色,开口道:“鬼乸齐,是不是有病啊,自己手气不好,怪别人?陈律师今天才被狱警收拾过,打的都吐血了,还不够惨,回来还要打他?”

    听到这话,其他人看向鬼乸齐的目光中都带着不满。

    红孩儿也是如此,只是他知道自己得罪不起鬼乸齐,只能趴在陈兆康床头上小声道:“康哥,别说话了,在挨打会被打死的。”

    “们一个个都护着他,他又不是们儿子,死不死的跟们有什么关系!”

    鬼乸齐小声嘀咕一句。

    “嘀咕什么呢?”

    林耀将手上的牌摔在床上,乐道:“不会在骂我吧?”

    “这我哪敢啊,耀哥!”

    鬼乸齐虽然是因为抢劫金店进来的,却不代表他什么也不怕,是个硬汉子。

    不是每个人都叫叶继欢,也不是每个敢抢劫的都杀人如麻,起码鬼乸齐不是这种狠角色。

    他外强中干,对付小混混有一套,连打带吓唬,遇到真正的硬茬子就不行了。

    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和林耀炸刺,别说林耀了,连白炸和大个子基他都不敢惹,是只强装出来的纸老虎而已。

    “鬼乸齐,我们是不是见过?”

    林耀看着鬼乸齐,突然想到在食堂的时候鬼乸齐盯着他看的那一幕。

    他隐约间记得,鬼乸齐当时看他的目光很复杂,有审视,有怀疑,还有一丝凝重。

    “耀哥,记错了吧,我们没见过的。”

    鬼乸齐矢口否认,目光也移向了别处。

    林耀却不这么觉得,鬼乸齐的动作怎么看都是心虚,如果他们真没见过他心虚什么?

    “过来!”

    林耀对鬼乸齐勾了勾手指。

    “耀哥,我真没骂,别玩我了。”

    鬼乸齐不但没有过来,反而向后退了退。

    林耀越看越觉得不对,吩咐道:“带他过来。”

    茶壶带着几名马仔一声不吭的走上去,做了个请的手势。

    鬼乸齐的手下们面面相视,谁也没敢往前凑,只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白炸几人,希望其他几位仓室大哥能出面说情。

    哪成想,白炸、基哥、妈妈桑三人看到求助目光,一个个撇过头去都当做没看过。

    这不奇怪,大家非亲非故,平日里的关系也不怎么好,谁会为了鬼乸齐去得罪林耀。

    “耀哥,我们还是打牌吧。”

    鬼乸齐在茶壶几人的虎视眈眈之下,陪着笑脸来到了林耀身边。

    林耀看着他的脸,再次说道:“我还是觉得有些面熟,咱们真没见过?”

    “真没有,这有什么可撒谎的。”

    鬼乸齐欲哭无泪。

    林耀不信他的话,反问道:“既然咱们没见过,中午在食堂的时候怎么总盯着我看?”

    “耀哥,这么威风,谁都想多看两眼喽,不止是我再看啊,白炸,大个子基,妈妈桑他们也都在看,尤其是妈妈桑,都快要流口水了。”

    鬼乸齐说到这里,推了推妈妈桑的胳膊:“妈妈桑,说是不是啊?”

    “讨厌,这都被说出来了,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妈妈桑脸色羞红,不敢去看林耀的目光。

    “曹!”

    林耀暗骂一声,将身前的千八百块钱丢给茶壶:“不打了,拿去给兄弟们买烟抽。”

    妈妈桑是个兄贵,手下养着一群小姐妹,做的是皮肉生意。

    想到被妈妈桑看了一天,边看边流口水,林耀什么兴趣都没了,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走了几步,林耀越想越气,转身又回到妈妈桑身前,指着他的眼睛说道:“要是让我发现,看着我流口水,我就把的眼睛扣下来,明白?”

    妈妈桑连连点头,还给了鬼乸齐一个怒视。

    鬼乸齐摇头晃脑,一边往自己床铺走去,一边对着妈妈桑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个扣他眼睛的手势。

    那副样子,要多贱有多贱。

    却不想,坐在床上的林耀,目光始终放在他身上。

    与之相比,妈妈桑他并不是很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