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超能仙医 > 第九百三十三章 无可奉告!
    “这是……”

    色.欲一把夺过手机,反反复复的看了数遍,这才喃声开口,“我一直以为,他们是把般若藏在南方的某座小镇,怎么会是在一片草原之上?”

    唐锐闻言,亦是回想起刚刚在视频通话中看到的画面。

    般若所处的环境,不论是建筑风格,还是房中的物件陈列,皆是南方城市的风格。

    而且,话筒中还有涓涓水流声音,确实更贴近南方一点。

    “嫉妒的心思之谨慎,比我预料中还要缜密。”

    结合这一切,唐锐不由皱起眉头,“再加上你说,他的修为在七宗罪中位列第二,看样子,这次的敌人有些棘手啊!”

    色.欲点了点头,说道:“与你之前见到过的七宗罪,嫉妒称得上是降维打击,听我一句劝,你就踏踏实实待在家里,洗灵泉的事情不要再插手了,不然你很可能……”

    “这里能洗澡吧?”

    唐锐中途打断这一番告诫,摆了摆手说道,“刚刚演那一出戏,害我出了一身的冷汗,回家前先去冲个凉好了。”

    话落,便自顾自进了浴室。

    色.欲无奈的叹一口气,也只好闭紧红唇。

    她心中明白,尽管嫉妒在大费周章的拖延唐锐行动,但也只是为少一些意外,嫉妒绝不认为,一个唐锐,就能终结他的任务。

    届时在收徒仪式,怕是要有一场死战。

    “罢了,就当我欠你的吧。”

    望着浴室中那一道挺拔的身影,色.欲喃喃自语。

    恰在这时,手机再次传来震动。

    色.欲浑然未觉,她手中拿着的还是唐锐的手机,而且屏幕闪烁的名字,只是数字一而已。

    下意识间,她按下接听键。

    “你好,什么事?”

    “……”

    对面停顿数秒,传出一道悦耳的女声,“你是谁!”

    色.欲一怔,也有点恼火了。

    这年头,打错电话都这样理直气壮吗!

    “无可奉告!”

    狠狠按下挂断,色.欲把手机放回口袋。

    这一放可好,她赫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就躺在口袋里面。

    “咦?”

    色.欲微愕着拿出手机,“这手机是唐锐的!”

    许是对自己的名字过于敏感,浴室中当即传出唐锐的声音:“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事。”

    悻悻然回应一句,色.欲把手机放上茶几,自己则是远远的躲到了沙发上面。

    等唐锐洗完澡重新出现,并未察觉有什么异样,把手机装好,这便打算要动身离开。

    “收徒仪式前,我会再联系你,做进一步布局。”

    最后交代一句,唐锐打开门,动作却又停住,“既要离开黑羽林,自然不能再用色.欲这个名字了。”

    意识到他想问什么,色.欲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开口。

    “我姓鹿,名字叫做,红月。”

    “好。”

    唐锐摆摆手,这才出了房门。

    而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唐锐全然忘记他要出来买酱油的事情,一路闲庭信步返回别墅。

    只是刚一开门,唐锐心中便咯噔一下。

    林若雪坐在客厅,面色微愠,餐厅方向则飘来阵阵饭香,让这股沉凝的气氛稍有缓和。

    同时,也让唐锐恍然大悟。

    “瞧我这记性,彻底把酱油给忘了,若雪别急,我这就出去买。”

    “不用了。”

    林若雪没好气打断,“我不介意你在外面招蜂引蝶,但也不能太过分吧!”

    唐锐眼色一震:“这都什么跟什么?”

    “自己拿通话记录出来看看。”

    “什么通话记录?”

    口中嘀咕着,唐锐也取出他的手机。

    紧跟着,脸色就僵在那里。

    十分钟前,林若雪曾跟他通过电话,可那个时间段,他分明是在酒店洗澡,换言之,和林若雪通话的人……

    是色.欲。

    “靠,这么坑我的吗!”

    唐锐抱怨一声,哭笑不得解释,“若雪,如果我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

    林若雪耸耸肩膀:“感情这东西,很多时候不都是从误会开始的么?”

    “不是这个误会!”

    唐锐一阵头大,只好把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如实汇报,“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你还是不信,我现在就打给鹿姑娘求证。”

    “现在都不叫色.欲,直接改口叫鹿姑娘了啊。”

    “呸呸呸!”

    发觉事态不妙,唐锐连吐了几口,“若雪你是了解我的,我这人别的方面不说,至少为人还是很正能量的,像是这种作奸犯科,为虎作伥的人物,我向来都和他们保持距离。”

    林若雪挑动眉眼,反问一声:“所以呢?”

    “所以……”

    唐锐一时也不知还能再说些什么,干脆一挥手臂,高喊口号,“太多话就不说了,总之,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噗嗤。

    这话终于把林若雪逗笑,宛如冬日中的第一朵迎春花开放,刹那间,万物生辉,光芒万丈。

    “行了,不逗你了。”

    懒得再跟他置气,林若雪坐回到餐椅上面,“饭菜有些冷了,用不用给你热一下?”

    “只要是若雪你烧的菜,再冷又有何妨?”

    唐锐笑着迎了上去,大口大口扒拉起饭菜。

    林若雪则是消化着之前的解释,突然叹息一声:“没想到,黑羽林这样十恶不赦的组织里面,还有鹿姑娘这样的可怜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把吃饭的速度放缓,唐锐道,“月亮门许多传承,都让武者界眼红不已,若非小容投靠唐门,那位大师兄远逃北域,恐怕现在的月亮门,已经不复存在了。”

    “尽管有唐门和武协这两座大山,可在武者界里,还是充斥了巧取豪夺,腐朽观念。”

    林若雪点点头,感慨出声,“不知何时,才能有人站出来,能够改变这样的局面,给武者界换一副新貌。”

    “那是大佬们该考虑的事情,跟咱们就没什么关系了。”

    唐锐好笑之间,免不了又一阵好奇,追问道,“对了,刚才你和鹿姑娘在电话里都说了什么啊?”

    这问题刚抛出去,其实他就有一些后悔了。

    因为这显然又挑动起林若雪一丝敏感的记忆。

    “无可奉告。”

    把筷子重重放下,林若雪转身离开。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唐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