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封天邪仙 > 第六十九章:离开
    杨小婵点点头。

    沐子枫简单的将自己的来历告知了她。

    杨小婵露出落寞的神情,眼睛看着他,一眼不发。

    沐子枫叹气道:“其实,你心中也清楚,只是自己在欺骗自己了,你已经是筑基强者,我的根骨,只有二十多年,你一眼就明了,我不可能是他。”

    杨小婵呢喃道:“我真的是在一直自欺欺人吗?我以为,这次趁着父亲闭关突破元婴,我能把你留在身边,待冰雪秘境之行,与你远走高飞,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空梦吗?”

    沐子枫无奈叹气,二人都沉默了。

    杨小婵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你要离开了吗?”

    沐子枫回道:“如果你放我走,我会离开的,我与你没有太多的感情。”

    杨小婵埋怨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虽然是这样,你非要说出来吗,我可是帮你突破到筑基的。”

    沐子枫注视这她,缓缓道:“你的这份恩,我记得,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会帮你。”

    杨小婵失望道:“我能有什么需要你帮助的,现在的我如同一个行尸,待我达到金丹,接受我的宿命,这一生,也只能如此了,你若想走,就离去吧,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

    沐子枫思绪一番,说道:“那位要与你结婚的人,现在是什么修为。”

    杨小婵疑惑道:“筑基初期,与你相同,你问这做什么?”

    沐子枫笑道:“你若真的不想嫁给他,我可以还了你的恩情。”

    杨小婵笑道:“你是要杀了他吗?”

    沐子枫摇摇头,道:“不会,我有我的办法,你只需将他平时出现的地方告我即可。”

    杨小婵没有猜到他要做什么,但还是告诉了他。

    “我知道他没月最后,都要去凡间的一处青楼,他很喜欢其中的一个凡间女子,那座城叫做雪霜城,那座楼叫风吟楼,这是他的相貌,以及去雪霜城的路线。”

    说罢给了沐子枫一个玉简。

    沐子枫拿到玉简,微微点头,走至门口,回头道:“杨小姐,在下还有一事相求,可否能告知我清水宗的方向。”

    杨小婵直接扔出一份玉简,道:“这是整个清水国的地图。”

    沐子枫抱拳致谢,开口道:“告辞,有缘再会。”

    一个闪身消失无影,留杨小婵一人怔怔出神,一会之后,两行清泪流出。

    她等的人终究不会再出现,出现的人,注定也不是她所等之人。

    一切都只是空欢喜一场。

    沐子枫灵识探入玉简,清楚了路线,快速向着雪霜城赶去。

    走在城门之下,沐子枫疑惑想到:为什么叫雪霜城呢?看不到丝毫与雪霜有关啊。

    走进了城门,用神识查探到了风吟楼的所在,现在距离月末还有三日时间,临近找了一家客栈走进。

    小二上前热情道:“公子,是要住店还是吃饭?”

    “住店。”

    带着沐子枫走向柜台,登记一番,沐子枫扔了一颗灵石,掌柜的慌忙收起,向四周看了看。

    小二带着沐子枫进入了房间,开口问道:“公子,你要什么吃的,我一会为你送上来。”

    沐子枫摇头道:“不用了,你也下去吧,不用为我送什么东西。”

    小二点头,离去。

    沐子枫盘腿坐于床上,再次压缩灵力,三日时间过的极快,沐子枫的灵石中出现了一个男子,长相憨厚,衣衫华丽。

    沐子枫露出了邪笑,终于来了。

    男子走进风吟楼。

    过了一会,沐子枫也走了进去。

    一瞬间,一堆女子围了上来,叽叽喳喳不停。

    沐子枫闪身消失,众位女子露出撞鬼的表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一哄而散。

    沐子枫如同鬼魅一般,再有他的灵识强度比其他的筑基修士强了许多,别人无法用灵识感知到他。用邪气遮住了身体,待房中关键之时,破门而入。

    女子看到了沐子枫大声喊叫,而男子却还是专注的心事。

    沐子枫一掌过去,打晕了男子,女子惊恐的看着沐子枫,用被子遮住了身体。颤声喊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沐子枫看都没有看她,将男子拉下床,一剑下去。

    女子闭上了双眼,发出刺耳的叫声。在睁眼时,沐子枫已经离开了,只留下男子身下一摊血迹,发出嚎叫,人们听到声音都赶紧前来,眼前的一幕,令他们想笑。

    之后的事,沐子枫不清楚,现在的他已经踏上了前往清水宗的路途。

    时间过去五天,整个秋梦宗都沉浸在一个消息之下,杨小婵在屋中脸上表情怪异,呢喃道:“没想到,你还真是狠啊,这下我想他没有资格迎娶我了。”

    风吟楼消失了,里面所有的人都因为这件事死去了,但没有不透风的墙,秋梦宗的人都在私底下嘲笑,宗主儿子逛青楼,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割掉了命根子。

    宗主无法堵住所有人的嘴,只能暗自下令寻找此人,拥有黑气,只有这一个线索,还是逼问的那位快疯掉的姑娘。

    对于自己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沐子枫不知道,若是知道因为自己死了一楼的人,心中也许有愧疚,也许没有。

    他的心太冷了,现在只有自己的朋友和那个她能让他热起来,而朋友也只有李富贵和自和远在天边的那个王胖子了,师姐如同他的姐姐,如同亲人。

    此刻的他站在清水宗宗门之前。

    没有守门之人。

    心想:不愧是第一宗门啊,这么任性,都不看一眼门户吗?

    沐子枫不敢冒然闯入,只能等待,等待有人出现。

    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一出现,清水宗的宗主和俩位长老开始了一次谈论。

    “此子,既是灵修,又是一位邪修,我们是该抹杀,还是留着呢?”

    一位中年男子看着沐子枫的方向,开口说。

    其中一位,一看就是久居高位之人,露出沉思。

    另一位中年男子问道:“宗主,你做决定吧,二十多岁的筑基修士,这比我们的核心弟子的资质都高了许多啊,毕竟我们宗千年来没有一位二十多岁的筑基修士。”

    被称作宗主的男子点头道:“那就留下,培养他。”。

    言罢,身影已然消失,出现在了沐子枫身边。

    沐子枫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灵识过去,发现毫无修为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