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418章 除魔与埋棋
    > 我真不是大魔王

    邹辉是在第三天深夜赶来的,步履匆匆,脸色凝重,甚至动用了罡气赶路,引起了风无尘的注意。

    风无尘赶来,恰恰听到邹辉正在向李云逸汇报军情。

    “西关发生了剧烈摩擦!”

    “洪洞边城失守,坐镇其中的夏军将军与其麾下三万大军来不及撤离,身死殉国!”

    夏军。

    南楚三品军侯!

    三万大军尽折,这在王朝大战中不算什么,可对于一场突然爆发的边城大战来说,绝对算是重大损失了!

    同样,这也是自从叶向佛死后,南楚第一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死伤。

    李云逸从几乎要把他整个人埋起来的奏折里抬起头,对风无尘轻轻点头,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起因?”

    “是西晋主动发难?”

    邹辉闻言,脸色更加难看,摇头道:

    “不是。”

    “据战后调查,西晋大军虽然在边城下安营扎寨,但实际上并没有发动大战的迹象,只是偶尔有和斥候之间的摩擦爆发,虽有死伤,但也不算严重。”

    “夏军将军更是严格按照王爷的指令,没有出城邀战,这些时日一直在疏散城中平民,甚至派出了大军协助。”

    “但就在下午时分,西晋有兵将在城下邀战,夏军将军本未理睬,却没想到,不知是因为太过紧张手滑还是什么原因,有弓手失手,发出箭矢,击杀了邀战的西晋将军,大战才一触即发……”

    一根箭矢引发的大战?

    李云逸闻言,脸色越发难看。

    不仅是他,邹辉和风无尘同样如此。

    手滑?

    可能么?

    在南楚当前如此紧张的局势下,可以说,边境的每一座边城都相当紧张,派遣在第一线稳固战局形式的,必然都是老兵,见惯了生死,是绝无可能出现这等状况的。

    更别说这一箭还恰好杀死了西晋的将军……

    西晋将军? 即便不是宗师,也肯定有八品之上的武道修为,能被一箭射杀? 射出这一箭的又怎可能是普通兵卒?

    阴谋!

    这件事中? 到处充斥着阴谋的气息。

    终于。

    风无尘打破寂静。

    “血月魔教?”

    如果没有李云逸先前对血月魔教的介绍? 风无尘恐怕也不会多想,但是现在——

    李云逸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点头。

    血月魔教的可能性? 很大!

    他们终于要开始行动了?

    就在叶向佛死去的第六天? 连头七都还没到……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这种事,一旦发生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风无尘邹辉面色严肃至极? 等待李云逸的安排? 心头谨慎? 严阵以待。

    终于。

    “宣布下去? 此事必要严查到底!”

    “同时? 让各大边城做好防护? 严格杜绝这一类事情的发生。”

    李云逸飞快传达。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说完这两句话,李云逸的话音消散在这偌大的宣政殿内,风无尘邹辉惊讶错愕。

    就这样?

    这么简单?

    没有反击么?

    风无尘邹辉惊讶,后者更是耐不住性子,焦声发问:“可是王爷? 这样也无法永绝后患啊? 要是这种事再发生……”

    李云逸冷冷看了他一眼。

    “杜绝?”

    “血月魔教既然已经开始? 这样的小手段是无法消除的? 只能想办法减弱它带来的损失。”

    只能减弱。

    无法消除!

    这岂不是意味着,我们会一直处在被动?

    可若是一直被动下去……

    想到后果,邹辉的脸色有点发白。

    直到。

    “这件事先这样。”

    “我吩咐的事完成的怎么样了?”

    “人呢?”

    李云逸冷静地眸子望来? 邹辉立刻精神一震,虽然无法接受前者这样的解决方式,还是立刻做出了回答。

    “回禀王爷,人已经到了,已经按照王爷的命令,送往了密室。”

    人?

    密室?

    风无尘闻言惊讶,显然不知道李云逸对邹辉还有这样的吩咐。

    什么人?

    做什么的?

    李云逸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轻轻点头道:

    “去忙吧。”

    “这件事,我知道了。”

    李云逸显然不想因为西关的这场突发起来的遭遇战再说更多,邹辉见状无奈,只得折身离开。

    风无尘也不懂,但更不可能追问,对李云逸轻轻点头之后也离开了。

    立刻。

    整个偌大的宣政殿只剩下了李云逸一人,继续伏案忙碌起来,手边一张张奏折划过。

    直到。

    夜深。

    手边的奏折还没有完审阅,李云逸再次抬起头来,神念笼罩,四下无人,突然起身,朝后殿走去。

    更准确点,正是他刚才和邹辉交流中的密室。

    踏入密室。

    果然。

    这里已经有人,但并不是自由的,浑身特制的绳索捆缚,纵然此人有九品上的实力,一时间也无法挣脱。

    当看到李云逸进来。

    此人眼瞳大放光芒,充满兴奋和祈求:“王爷!”

    “我是冤枉的啊,我哪知什么血月魔教,我……”

    他赫然正是前几天刚从楚京离去的南楚将军之一。

    三品军侯,闫肃!

    李云逸竟然让邹辉暗自擒拿了一个南楚军侯?

    如果被六部或者军野中的任何一个人知道此事,定然会哗然色变,引发的轰动绝对不会比西关边城爆发的大战小。

    但。

    邹辉似乎觉得这理所当然?

    当然。

    他这次对李云逸言听计从,正是因为,这闫肃正是李云逸曾列出的那张名单之中的一个!

    身怀魔种。

    疑似血月魔教奸细!

    李云逸根本就没有理睬他可怜巴巴的呼喊,在闫肃惊骇的注视下,一计手刀挥落,闫肃整个人立刻陷入了昏迷,李云逸的一只手直接按在了他的心口,神念灌入,搜寻魔种的存在。

    是的。

    魔种!

    这就是李云逸让邹辉吧他擒来的原因。

    至于闫肃究竟是无意间成为了血月魔教的棋子,还是血月魔教精心培养的奸细,他根本不在乎。他的目的,从来都是魔种而已。

    找到它。

    消灭它!

    正如……对付血月魔教那样。

    刚才在宣政殿,针对西关边城突然爆发的大战,李云逸并没有讨论太多,对于邹辉的反问,他也没有回答。

    不是因为不在意。

    而是因为他知道,血月魔教运筹帷幄多年,一日爆发,这样的形式之下,想要彻底抹杀对方,是完不现实的。

    起码现在不现实。

    但,也有希望。

    魔种,就是李云逸看到的希望。

    他知道,几乎所有魔教都是用魔种来掌控麾下门徒的,血月魔教也一样。只是,魔种诡异,哪怕中神州,李云逸也从来不曾听说过哪个大能能够抹除魔种,甚至连发现都难。

    但是,别人没有希望,不代表他没有这个实力!

    唯有湮灭魔种,才能掐住血月魔教的咽喉,甚至……还可以作出其他的反击。

    李云逸大脑急速转动的同时,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点停歇,神念鱼贯而入,充斥闫肃体内的每一寸空间。

    闫肃内外,在他脑海深处一片清晰。

    但是——

    没有魔种的影子!

    只有一抹气息潜藏,如在更深处。

    李云逸也不气馁。

    魔种如果这么容易就能被找到,那也就不会成为中神州各大皇朝的心头大患了。

    下一刻。

    李云逸引动三大宝穴,果断进入三花聚顶状态,一手按住闫肃的后心,当即——

    嗡!

    体魄共鸣。

    与此同时,李云逸终于感受到了魔种气息的来源!

    丹田之下!

    丹田,作为一个武者身上最重要的地方,哪怕李云逸先前有心探查,轻易也不想触及。但现在,当他运用生命一脉的秘术探查,立刻发现,魔种就在里面,隐藏在丹田之下。

    只见它通体血红,小巧而精妙,隐藏在丹田下方,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李云逸眼瞳一震。

    他虽然知道魔教门徒体内必然都有魔种存在,但对于他个人而言,还是第一次见到魔种的真正模样。

    “真是阴险!”

    李云逸望着紧紧贴住丹田上的魔种,眉头紧蹙,感受到了危险,似乎只要一触动它,它自己,包括闫肃的整个丹田就会立刻瞬间爆开,化为漫天血水。

    这就是血月魔教的手段!

    杀人诛心!

    在中神州就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有投靠血月魔教的武者想要浪子回头,重新加入各大皇朝,但结果,无一例外,部惨死!

    魔种入体,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再也不属于他自己了。

    这是威胁。

    更是暗手!

    李云逸的目标,就是它!

    其他人对魔种完没有办法,洞天境或许可以,但他们不懂生命一道的秘术,恐怕就是掘地三尺也发现不了魔种的存在。

    但是,李云逸不一样。

    就在看见这魔种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确定,利用生命一脉的秘术,他定能将其从闫肃的体内取出来,并且绝对不会上伤害到闫肃一丝。

    但这样一来——

    “我能剔除魔种得消息定然掩藏不住,会被血月魔教察觉!”

    想到这里,李云逸微微蹙眉。

    直到。

    “剔除不行,那如果是……封禁呢?”

    李云逸脑海中突然闪过无数法阵,都是关于封禁的,捕捉到其中一座,眼瞳大放异彩。

    剔除是除魔的根本。

    封禁,也是!

    这样不仅能完解决魔种的麻烦,甚至……

    李云逸望向身前昏迷的闫肃,眼底精芒一闪。

    “他能,为我所用!”

    血月魔教在南楚甚至整个东神州埋下诸多棋子?

    我也可以!

    甚至,可以埋的更深!

    一时间,李云逸的大脑急速转动起来,眼瞳也越发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