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羊叔去哪儿 > 第274章 还没开始就结束
    “什么叽里咕噜说的是什么”伽米尔听着手底下的主持人,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他主伊加麦,在听了戒能与主持人,还有戒嘴一起说了难懂的语言后,收回短刀,眉头紧皱,他说:

    “不太乐观,伽米尔,这次我失算了。”

    伽米尔瞠了一下眼,他基本上没听过他主说这种丧气话,在他印象里,他主都是镇定自若,大风大浪都稳坐钓鱼船的那种。

    可现在,伊加麦的神情,却是忧郁紧张的,实在是太少有了。

    那种紧张忧郁,随即感染了伽米尔,他松开了拧主持人的手。

    这时,主持人,戒能,戒嘴,不同的位置,再次说着同样的难解语言:“几楼几副急咯么把喏”

    “轰隆”

    天空浓云已经遮天蔽日,视线里的光线也阴暗起来,无风,几道闪电,破裂肆虐天空。

    方稳不得不把天气与假和尚们所说的难懂语言联系起来。

    “羊叔”

    方稳看向羊叔,他感觉,假和尚们念的这种语言,与羊叔教他的那种语言发音接近,内容不同。

    但有一点,方稳记得自己念完羊叔教他的六句话后,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还狂风大作。

    方稳心想,眼下的天气,难道也与这语言引发的对青铜小像说那语言,就能引发自然效应

    “怪不得叫禁鸟大盗,侄儿,能驱走附近鸟儿的,不是盗贼用了什么驱鸟手段,而是这个鸡冠小像”

    羊叔很肯定的说:“十二生肖小像里面,最有灵性的,就是戒嘴高高举起来的鸡冠小像,来吧,侄儿,你也别惊讶惊叹了,办正事,默念我教你的六句话。”

    方稳于是默念:“蹿碰游伞历,严田严堤严热严颓”

    就在刚才,电闪雷鸣的时候,唐笙曼吓得哆嗦了一下,紧往妈妈身边靠。

    害怕的人,还有唐天昊,他是有注意到伊加麦拿刀捅不死戒能,伽米尔用手折不断主持人的,又见三个假和尚一起念奇怪的语言。

    “妈,他们念的是不是咒语”唐天昊感觉玄乎,不敢多看那鸡冠小像一眼,因为那小像的模样实在是令人不舒服。

    唐惠安说不好,只皱眉不说话。

    “哈哈哈”

    戒嘴大笑了起来,把小像放入衣服里,他指指唐惠安,又指指唐笙曼,他说:“你们俩美女,要懂得识相,现在就立刻,来把衣服脱,快”

    “妈”唐笙曼害怕的哭了出来,她想到了保护她的方稳,可方稳距离她稍微远一些,她战战兢兢,躲了唐惠安身后。

    唐惠安瞪戒嘴一眼,“无耻”

    唐天昊虽然害怕,但听那戒傻话语里侮辱自己的妈妈与姐姐,他气上心头,也不害怕了,攥着拳头,上前一步说:

    “畜生玩意,你一个结巴,嘴里竟然能吐屎,么得老子告诉你,该脱衣服的人,是你”

    戒嘴不生气,反而更笑得狂妄,“哈哈哈脱衣服,是好事,大家都这样,来来来脱衣,光身玩派对,多好啊是不是,我要做榜样”

    说着,戒嘴竟然真的把假和尚袍子给脱了,只留下一个三角。

    “哎呀”唐笙曼捂脸不敢看。

    腾泰利冲了出来,他看不下去了,“做人也不能太不要脸了,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耍流忙”

    跑到戒嘴面前,使出所有力气,腾泰利要给戒嘴来个狠拳。

    “脱还是不脱如果不肯脱,我要动手了,嘿嘿嘿”戒嘴眉飞涉舞,脚踩着无法动弹的腾泰利,语气轻松,却威震有力。

    唐惠安看呆了,她以为冲出去的腾泰利,好歹也会与戒嘴打上几个来回,没想到腾泰利到了戒嘴面前,戒嘴抬起脚,就用后脚跟腾泰利砍了下来。

    那一脚后跟砍,力劲可想而知,腾泰利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而在不远处,单膝跪地的主持人,缓缓站起,回头看看伽米尔,他说:“北无托塔娥喏,朋友,你想怎么死”

    伽米尔一脚踹过去,嘴里说:“我想让你死”

    主持人一只手伸下去,捏住即将踹到身上的脚,四个手指用力一扣。

    “嗷吃嗷”伽米尔只感觉主持人手指头再用力一些,就要扣进肉里了。

    “咔”一声,主持人把伽米尔脚脖子关节拧错位,伽米尔抱着腿,倒了下去。

    伊加麦后退一步,心说,伽米尔可是注涉有韦巴阿林森的,就这么被主持人拧折了腿

    “你的短刀呢”戒能直挺挺的起身了,看伊加麦两手空空,问他。

    伊加麦冷汗直冒,他意识到,戒能要抢走那把短刀,并像他刚才怎么捅戒能那样,戒能要捅他。

    “我可要搜身了”戒能往伊加麦身上扑。

    “轰隆”

    天空中闪电叠加,如果抬头看的话,简直就是奇观。

    狂风,开始大作了。

    戒能在狂风中,抱向伊加麦的腰,可他突然感觉,身体刚无尽的力量,风起的一瞬间,竟然不见了。

    伊加麦惊慌失措,出于本能,抬起腿踹向戒能,踹出去后,他后悔了,猜想自己的这条腿,可能也会像伽米尔那样,被折断。

    然而,自己这一脚,把戒能踹倒了。

    “这是什么把戏”伊加麦不敢相信,戒能倒下去后,挣扎两下子,没起来。

    主持人愣了一愣,心里打了一个大问号:怎么回事戒能要演戏

    这时,主持人听到一个响亮的耳光。

    是方稳扇在戒嘴脸上的。

    戒嘴踏过腾泰利的身体,两手做龙爪手状,朝着唐惠安跑去,扬言:“让我摸一摸,再把衣服脱。”

    方稳凭着记忆,已经念完了羊叔曾教过的六句话,念完,天空就出现了雷电奇观,大风起。

    他见戒嘴连个衣服都不穿,太不要脸了,就挡在了唐惠安身前,一巴掌打在了戒嘴的脸上。

    这一巴掌,力度少说也有一百多公斤,戒嘴都被扇去了一边,弹跳了几下,也没能把握好平衡,摔了地上,他捂着脸,疑惑:“竟然挨打了而且还很疼咦”

    戒嘴看向戒能,发现戒能在地上抽搐,好像起身挺困难,主持人呢,恰好与戒嘴他四目相对,眼神里都是惊异的眼神

    说要大开杀戒的,还没开始,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