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凶宅体验官 > 第七百六十六章 人皮比肉多
    什么鬼该帮,什么鬼不该帮我还是很清楚的。这个鬼现在无疑是在把我当成傻子那样去充当他报仇的工具,无论从道义还是道德上面去说我都不可能去帮助一个有心害人的鬼来对付人。

    “呵呵~”

    轻轻的一笑,卯阴臂快速的延伸出去,这个老鬼感知到了我的卯阴臂后惊慌了,顿时就要跑!

    可是他终究只是一个刚刚能够去吸食人类阳气的鬼,我的卯阴臂却已经能够做到实质性的变化了,他的速度肯定是不及我的卯阴臂的,不出两秒钟他已经被我扼住了喉咙,这个过程我的身体动都没动,轻而易举的就把他抓住。

    他一开始还有挣扎,只要他一挣扎我就加大手上的力气,他敢乱动我就捏散了他的鬼魂,这由不得他不怕,所以很快他就没有了继续的挣扎。

    感知到他不再挣扎,我也就没有去消灭他鬼魂的意思。本想着逼问他为什么想要骗我,与此同时那对骗子夫妻所在的小洋楼面前的道路有两个人正走去楼房那里,不出意外这两个人里面那个女的就是阿实的侄女,而那个男的应该就是阿实!

    因为距离的缘故,我看不清人的脸容,只能是通过衣服的款式来判断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介于早上听到的话不难有如同上方所说的猜想,“阿实”是那个骗子夫妻中的男子。

    看着小洋楼那边在门外已经有着客套的寒暄,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子已经被迎进了里面。我心中一琢磨,扼住着手中的老鬼就绕着那所小洋楼后面小心的过去。

    那对夫妻是要骗人,我相信他们没有那个胆子直接把人迎进了家门后就出手杀人,这种凶狠的事情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出来的。况且如果他们真的是那种人,我想阻拦也阻拦不了。

    捉贼捉赃,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在凶手没有害人之前我想要去阻止是不被法律所认可的。救人并不是一种容易的事情,也不像武侠中没有任何的限制,在法治的社会中想要捉拿凶徒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证据。

    至于手中的老鬼我并没有直接去消灭他,这并不是我想要饶恕他,而是我觉得他对那对骗子夫妻那么的恨入骨髓,很有可能生前有被欺骗过,可能会知道这对骗子夫妻一些不为人知的犯案事情。如果到时他真的有起到帮助的话,我不会消灭他,会选择把他送到地府下面,算是给他将功赎罪的机会。

    “道长,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坏人。房子里面的那对夫妻不是好人,只要你惩治了他们,老汉我即便是鬼魂消散了也解脱了!”

    这个老鬼估计是从我过去那对骗子夫妻房子那里看出来了我有针对那对夫妻的意思,在被我扼住的情况下还挣扎着说出了一句。

    我并没有搭理他,很快就来到了楼房的后面一处窗户边,窗口是关着的,但对我来说打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卯阴臂做为鬼手,诡异的穿过了玻璃后轻巧的就开了锁,再轻轻的把窗户推开一点。

    正好从这里看到里面可以看到一楼的大厅,如果这里看不到的话我肯定会换另外一处去看。

    在我看到了一楼大厅里面的人后我下意识的紧锁了眉头,与此同时我手中的鬼应该也是注意到了里面的人,有所感慨道:“竟然是四丫头,也对,她就在这边上学好像。”

    压制住心中的惊讶,轻声问道:“你认识她?”

    “认识,说起来她得叫我一声三爷爷。不过我前些年就离开了村子,对村子里面的人也都陌生了不少,想不到当初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丫头已经出落成这么标致的美少女。”说着,他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带着献殷勤的口吻说道:“道长,你是看上了这个丫头了吗?我可以跟你细说她的情况......”

    “别废话!”

    我低沉了一句,吓得他不敢再胡说。

    这个老鬼本来就不是一个好鬼,竟然认为我对里面的那个被骗来的女子有非分之想,还想要撮合我们。他就是一个鬼罢了,什么时候男女在一起要鬼来撮合了?如果不是放他一马,现在轻轻一握卯阴臂的手掌就让他灰飞烟灭!

    说起来也是感慨不已,在楼房中被骗来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钱若怡!

    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本以为已经和这个丫头断了联系,想不到她竟然出现在了我躲藏过来的地方。原来我害怕会遭受危险的人就是她......

    或许,这就是缘分?

    接下来我询问了手中的老鬼的事情,毕竟他是钱若怡的三爷爷,反正现在房子里面并没有见到那对骗子夫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了解了解情况。

    原来我手中的鬼叫钱家源,也就是钱若怡的三爷爷。里面家阿实的男人名字叫钱龙聪,女的叫张芳丽,这对夫妻昨晚说的三叔公就是这个鬼。

    昨晚钱龙聪夫妻说钱家源前两天死状并不是代表了钱家源就是两天前死去的,而是钱家源在两天前才出殡,死了五天才被发现,让后依照他们村子的传统停尸七天方才出殡。在出殡那天有人不注意撞倒了棺材,导致腐朽的尸体进入当时在场的人的视野。

    一般很老的人的尸体和年轻人的尸体不一样,越老的人尸体里面的养分就越少,能够进行腐败的部分并不多。坊间有对老人的尸体有这样的一个比喻,叫“人皮多过肉”。人皮是不容易腐败的,特别是苍老的人已经干巴巴的人皮就不容易腐败。不然如果钱家源是年轻人的话,在尸体不被发现的五天里早就生蛆腐败了,再放到棺材停七天,可以想象满棺材都是蛆虫在蛹动的样子......

    言归正传。

    钱家源之所以对钱龙聪夫妻怨恨是因为他的一个儿子就是被这对夫妻骗了所有的钱,他儿子在一个安静的夜里喝了农药自杀。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自己儿子被骗的事,在临死前恍惚间听到他的死鬼儿子说被骗的事情,才导致了不能舒心而离开这个世界。

    一般人在身体差的情况下是可以看到鬼的,这是因为该人的阳气很低,就能够看到了他们寻常所看不到的东西。正常情况下这种虚脱的人再有机会活过来会认为之前所看到的鬼啊什么的是身体差所造成的臆想,其实是他们真的见到了鬼,只是他们不敢肯定罢了。

    钱家源就是老死的,他在死前见到了自己儿子的鬼魂。然后在自己的葬礼上看到了钱龙聪这对夫妻,故而就一直跟来了这里,想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认为如果不是钱龙聪夫妻骗他的儿子,他得儿子就不会选择自杀!

    被骗而自杀,这种事情在这个社会中并不少见。骗人的人确实该死,可被骗的人还是得要看开点,轻声不仅仅是丢失了自己的生命,还会让在乎你的人伤心痛苦。

    儿子被骗而死,钱家源愤恨不可避免,也难怪他老朽成这样的人死后还这般看不开,使得鬼魂成为了怨鬼!

    正常情况下能够活得久的人心胸都要足够大才能够长寿,如果不是因为儿子的死,想必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鬼魂得不到解脱。

    现在钱若怡正在大厅里面和他的叔叔婶婶聊家常,也让我知道了原来钱若怡早前的命并不好。自小父母双亡,她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还考取了庆明大学这么好的一所大学。

    或许是好人好命吧,她在今年得到了不知来自于谁的财产,听钱龙聪说有好几百万。至于真实的数字到底是多少只有知情的钱若怡知道,在不知道之前我也不会随意的去认为钱龙聪夫妻说的话就是真的。

    我想不到钱若怡会是穷苦人家,之前接触她并没有看到她穿的衣服是什么名牌,干净整洁罢了。不过她身上的衣服并不容易让人去注意,主要是她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质是很自信的,会让接触她的人被她的气质所吸引,故而不去在意她到底穿的是什么。

    有些人气质差穿多么高贵的东西都让人觉得不衬或者是有一种违和感,而气质好的人穿什么都无所谓,外物只能是陪衬罢了。我所在意的钱若怡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注重她穿的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她有因为贫穷而缺乏自信,更不见她因为突然的暴富而变成那种拜金的女孩。

    之前在庆明大学里面她并没有大手大脚,哪怕是请我吃饭也是请最普通的几块钱的快餐。

    有钱而不炫耀,现在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小怡啊,别客气嘛,桌上有果随便吃,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里就成。今年我们没有回家也没有给你封个红包,呐,这是叔叔婶婶小小的心意,在外地不比在家乡,要是想家了回不去就来婶婶这里,当家一样就成。”张芳丽笑容灿烂,和蔼的说着就拿出两个红包袋热情的放到了钱若怡的手上。

    “婶婶......”

    钱若怡推搡了递过来的红包,在要说话的时候张芳丽已经硬推着红包放到了她的怀里。

    。